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再见  

2011-10-16 09:44:58|  分类: 迦陵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怪我第一句就跟你说再见。

因为我就是专程来同你道别的。  

——乐记之《三千年前》

 

文字·念白 ▏ 莲魄。

October 15th,2011。


 

 

 

再见。

原谅我在说“你好”之前,必须先同你道别。因为你不认得我了,可我还记着你。

这一次与你分离之后,我就完整了。像咸析成盐,一滴水回归它自己。来世若还能路遇你,我可以干干净净说一声“你好”。

 

你不用开门,我并不打算进去坐一坐。我好像一点都不累。

分明,我已远走了千山万水,却在一刹那就折回你门前。原来你是一颗朱砂痣点在圆心,走到你只需横穿半径。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可我十分想念你。

 

有时候,我怀疑自己并没有那么老,这么多年好像没有过去一样。我依旧侍弄花草,得闲便去看一两场话剧,睡前吃苹果与牛奶。什么都没变。

然而我一想你就变得很潮湿了,眼里生了苔藓与雾气。我知道,我是在想你的瞬间陡然老掉的——仿佛那些流走的岁月通通跑来堆在我身后,我回头一看,什么都变了。

原来——想起你时,你在昨天。想念你时,你在三千年前。

 

实际上,近或远又有什么分别,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始终回忆不起你是什么时候走的,但我隐约也明白你是不会再回来了。

直至走过的山水都枯尽了,这才意识到,我们之间始终欠了一句“再见”。于是我急惶惶地赶回来,想最后再与你说说话。因为我就要走了。

 

你也无须问候,静静听我讲就好了。曾经我也是这样绕在你身边叽叽喳喳的,特别开心,至今还记得起你微笑倾听的模样。

你走后,我就独自与你说话,想象你在隔壁房间。那些话都成了山化了海,如今在这仅剩的时限里,我该挑哪几句,方能让你知晓我的半生长情?

 

呵,我知道你一定在门后笑我了。我老了,但还没长大。我渴切一如当年,想告诉你我有多么钟爱你——你的洁净衬衣,你的秀长手迹,你的风的属性,你的百年沉默。

只要是你,只要你愿意,你。

我并非不懂得深情本身就拒绝表达,因为任何语言都不能够——而我此刻,只想这样徒劳一次。我因衰老而无所畏惧,因温柔而充满力量。

 

就好像前两天,我也不知是怎么了,竟从病床上爬起来跑去看日落。那个日落,就和我从前陪你去看的一样。忽然我就想起你的脸了,这么多年它从没这样清晰过。你知道人越想回忆出来的东西,总是越模糊的。

现在它终于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了。这是不是说明,这一回,我是真的要走了呢?

 

记得那天你望向远山,唇角抿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似笑非笑的样子,年轻的眼睛盛满向晚的暮光。我悄悄看你,突然一阵心酸。那时我就预料到,你是必定要离开的。

因为你美得不像是真的,更像是从远古时代折射过来的一道光——我看见了,于是成为它的终生囚徒,至今仍无法向世人述说你的美丽。

 

后来,一恍经过了好多年,我再没看过日落。

我这一生算起来,终有许多不能再去的地方、不能再念的字、不能再喝的茶。你是无处不在的咒语,我也学会不动声色去避开。若无其事地工作读书、与人谈笑,有时带着相机去郊外。

我从不否认人生另有许多快乐,也不能不承认你的无可替代。

 

说了这么多,你究竟有没有一点记起我了呢?呵,不过不要紧,我记得你就好了。

那我这就走啦。我只是在生命尽头太过怀念你。

再见。

 

 
 
 
 
 
《三千年前》
 
唱:关淑怡    念白:李香琴
作曲/编曲/监制:陈辉阳
填词:林夕

再见 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讲再见
因为我真系专程来同你道别咖

你唔讲嘢 净系听我讲嘢 嗰阵时个世界好安静
冇而家咁嘈 衬得我特别吱喳 特别开心
我记得 同你去睇日落
你会响我耳仔边讲嘢 你讲得好细声
其实我一啲都听唔清楚咖
不过 我好锺意听你咁样同我讲嘢
以後 再冇人咁样同我讲嘢喇
因为你话畀我知 你要走喇
忽然间 经过咗好多年
我冇再睇过日落

关:趁熄灭前 还可一见
  蜡成了灰 沾污了我的脸
  众生万年 泪海悲天
  浪漫搁浅 旧欢不变

我记得 你同我去过嘅每一个地方
嗰啲地方 通通留喺我心里面
我唔会讲
我老喇 我只系会讲
我喺度太耐 时间耐咗
难免知道人总会慢慢咁将过去淡忘
又会睇住啲嘢 无声无息咁样消失
我点解要走
我先两日 唔知谂紧乜嘢
无端端走咗去睇日落
个日落 就同我记得陪住你睇嗰个样一样
不过就算我点样装出若无其事
我都冇办法唔承认
我失去嘅嘢实在太多喇

关:趁熄灭前 还可一见
  蜡成了灰 沾污了我的脸
  众生万年 泪海悲天
  浪漫搁浅 旧欢不变

我要走喇
如果你记得返我系边个
我知道
你一定会 好唔舍得我
仲会好挂住我咖
再见
 
 
 
《三千年后》

念白:李香琴
作曲/编曲/监制:陈辉阳

再见
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讲再见
因为我真系专程黎同你道别架

我知道我系边个嫁
不过你唔记得左之嘛
我记得你嘅
你总系笑眯眯甘望住我

你唔讲嘢
净系听我讲嘢
嗰阵时个世界好安静
无而家咁嘈
衬得我特别吱喳特别开心

我记得你只手
扫过我背脊既感觉
我记得同你去睇影画戏
你会系响我耳仔边讲嘢
你讲得好细声
其实我一啲都听唔清楚
不过
我好钟意听你甘样同我讲嘢
以后再无人甘样同过我讲嘢

我记得你好钟意睇日落
睇完日落就去听音乐会
我地又成日散步去食宵夜
个阵唔知点解
周不时分唔清究竟系星期几
日子好似唔会过去嘅
时间都好似系停左落黎咁
然后忽然间
就发觉原来已经经过左好多年

我记得好痛
因为你话俾我知你要走
我再无睇过日落
亦都无再同人食宵夜
原来难过嘅日子
一样系好似唔会过去
然后又系一眨眼
至发觉已经过左好多年

我记得
你同我去过嘅每一个地方
我唔会再去
个啲茶座舞厅同花园
而家系点我唔知
个啲地方通通留喺我心里面

不过我知道
你唔记得嘅嘞
唔紧要
我一个人记住就得啦

我唔会讲我老啦
我只系会讲
我系度太耐
时间耐佐
难免知道人
总会慢慢咁将过去淡忘
又会睇住的嘢
无声无息咁样消失

我点解要走?
怪我自己啦
我先两日
唔知谂紧乜嘢
无端端走咗去睇日落
个日落就同我记得
陪住你睇既嗰个一样
就算我点样装出若无其事
我都无办法唔承认
我失去嘅嘢实在太多喇

我要走喇
如果你记得返我系边个
我知道
你一定会好唔舍得我
仲会好挂住我
再见
 
 
 
说几句:《三千年后》是专辑《十二金钗众生花》中的一首歌。该专辑发布于2007年,是著名作曲家陈辉阳的心血力作,《三千年后》由香港演员李香琴念白。2009年林夕在该曲中加入歌词并作适当删减,由李香琴念白、香港歌手关淑怡演唱,歌名改为《三千年前》,收录于关淑怡专辑《Shirley's Era》之中。
李香琴在演绎该曲时已年近八十,那一把惊艳的老嗓子,最初与最末的两句“再见”,把我听得悲从中来。网上有人评价得好——“只觉此生过往种种情事,皆浮花浪蕊,不堪一提”。
 
 
 
【国语翻译】《三千年后》
 

再见 

不要怪我第一句就跟你说再见

因为我真的专程来同你道别的 

 

你知道我是谁的 

不过你不记得了 

我记得你的 

你总是笑咪咪的望着我 

  

你不说话

只是听我说话  

那时候的世界好安静 

没有现在这么吵 

衬得我特别吱喳 特别开心 

我记得你的手 

扫过我背脊的感觉 

我记得和你去看戏 

你会在我耳边讲话 

你说得好小声  

其实我一点都听不清楚 

不过   我喜欢听你这样和我说话 

以后 

再没有人这样和我说话了 

 

我记得你喜欢看日落

看完日落就去听音乐会 

我们总是散步去吃宵夜 

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  

经常分不清到底是星期几

日子好像不会过去的 

时间都好象停下来了

然后 

忽然间

就发现原来已经过了好多年 

 

我记得 

好痛  

因为你告诉我你要走了

我再没有看过日落

也再没有和人吃过宵夜 

原来难过的日子

一样好像不会过去的

 

然后 

又是一眨眼 

才发现已经过了好多年 

 

我记得 

你和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我不会再去了 

那些茶座,舞厅和花园

现在怎样了  

我不知道了  

那些地方通通都留在我心里面

不过

我知道 

你不记得了

不要紧

我一个人记得就好了

我不会说

我老了

我只会说 

我在这里太久了

时间久了 

难免知道人总会慢慢将过去淡忘

又会看着一些东西无声无息的消失 

 

我为什么要走

怪我自己了 

我前两天   不知在想什么

无端端走去看日落

那日落   就好像我记得陪着你看的那个一样

不过 

就算我怎样装出若无其事  

我都没办法不承认  

我失去的实在太多了

   

我要走了

如果你还记得我是谁  

我知道  

你一定会舍不得我  

还是会很挂念我

  

再见 

 

 

 

《三千年前》中关淑怡的演唱部分:  

 

趁熄灭前,还可一见
  蜡成了灰,沾污了我的脸
  众生蔓延,泪海被填
  浪漫搁浅,旧欢不变

 

这是林夕有史以来的最短歌词。

  评论这张
 
阅读(5205)| 评论(2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