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食言

2018-11-27 16:22:16 阅读439 评论6 272018/11 Nov27

作者  | 2018-11-27 16:22:16 | 阅读(439) |评论(6) | 阅读全文>>

告别

2018-9-17 17:33:30 阅读666 评论24 172018/09 Sept17

作者  | 2018-9-17 17:33:30 | 阅读(666) |评论(24) | 阅读全文>>

【原创】景停集(之一)

2011-11-1 19:34:40 阅读4401 评论194 12011/11 Nov1

你丢下岁月,你要停在这里。

■ 图·文 ▏ 莲魄。

November 1st,2011。

¤

把松青色颜料从视野边缘吹进去

像一次陈旧的泪水,缓慢晕染

留白的地方长成了天空与江湖

那里有人坐船离开再也不回来,再也回不来

去往画面心里,更深更深

往事一桨一桨地厚了

送行人被永远种在了岸边

与兰草一起

每到清明我翻出书信烘干

风景里的人眼中就开始下起寂静的雨

¤

红。说到红,你会想起什么——

三岁的糖葫芦,十二岁的经血

和1911年你带进棺材的嫁衣

今夜我用孔雀绿毒倒了所有世人

决意重新迎娶你

我鹤顶红一样贞烈的姑娘

求你迈过往生桥,迈过原谅

请带上你绝世的嫁妆——

一坛埋在史书遗址里的花雕,一枚公元前的老月亮,

和被大地捂热了一百年的处子之身

我已点亮了左胸里那朵急速跳动的烛火

坐在这串鞭炮花上屏息等待你

我鬼魂一样贞静的新娘

¤

翻开禁忌之书

第328页的沧海就掀回到天上

那时鱼群都是星宿

一夜夜游动

炎黄子孙还没有命盘

有一年你来找寻自己的紫微星

一朵白云马停在身边

我曾站在阔大的古树旁,颤颤递给你一碗海

作者  | 2011-11-1 19:34:40 | 阅读(4401) |评论(194) | 阅读全文>>

【原创】再见

2011-10-16 9:44:58 阅读5482 评论257 162011/10 Oct16

不要怪我第一句就跟你说再见。

因为我就是专程来同你道别的。

——乐记之《三千年前》

■ 文字·念白 ▏ 莲魄。

October 15th,2011。

再见。

原谅我在说“你好”之前,必须先同你道别。因为你不认得我了,可我还记着你。

这一次与你分离之后,我就完整了。像咸析成盐,一滴水回归它自己。来世若还能路遇你,我可以干干净净说一声“你好”。

你不用开门,我并不打算进去坐一坐。我好像一点都不累。

分明,我已远走了千山万水,却在一刹那就折回你门前。原来你是一颗朱砂痣点在圆心,走到你只需横穿半径。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可我十分想念你。

有时候,我怀疑自己并没有那么老,这么多年好像没有过去一样。我依旧侍弄花草,得闲便去看一两场话剧,睡前吃苹果与牛奶。什么都没变。

然而我一想你就变得很潮湿了,眼里生了苔藓与雾气。我知道,我是在想你的瞬间陡然老掉的——仿佛那些流走的岁月通通跑来堆在我身后,我回头一看,什么都变了。

原来——想起你时,你在昨天。想念你时,你在三千年前。

实际上,近或远又有什么分别,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始终回忆不起你是什么时候走的,但我隐约也明白你是不会再回来了。

直至走过的山水都枯尽了,这才意识到,我们之间始终欠了一句“再见”。于是我急惶惶地赶回来,想最后再与你说说话。因为我就要走了。

你也无须问候,静静听我讲就好了。曾经我也是这样绕在你身边叽叽喳喳的,特别开心,至今还记得起你微笑倾听的模样。

作者  | 2011-10-16 9:44:58 | 阅读(5482) |评论(257) | 阅读全文>>

【原创】莲睡花醒

2011-9-18 10:00:16 阅读3967 评论184 182011/09 Sept18

◎摄 花醒

——莲魄图记

◎ 莲睡

那一年,你是阿修罗,藏我莲藕身。你是天地间最美丽的罪恶,带来温柔与毁灭,为众神之禁忌。

为此我将口不能言,结出的莲子越来越重。而你睡在蔷薇第十三瓣,露水滴完后就永久失传——

多少年南风把这西湖煨

你一点一点煮到红衣褪

老来何尝添憔悴

看风华瘦后心字肥

秋来莲子已欲坠

仍记得初生在此水之湄

你一层一层开成天真翠

少时怎甘平淡水

竟不怕有悔怕无为

笑意无邪在眼尾

后来谁满手腥味

打破神规

那天谁伤痕累累

一声咳嗽惊了你门扉

世间安能分白黑

似纯青色里溅了绯

你给他温柔帐帏

从此明月身怀一段罪

当时天外过沉雷

自此莲睡

藕足还在深水跪

直至佛祖金身起了灰

等到轮回因果碎

烟雨中旧人泛舟归

淤泥里舀一碗泪

对坐无言斟满荷叶杯

一盏空在指间捻来回

一盏未到唇边已垂眉

◎ 花醒

这一路走来,我到底不再年轻。然而我腹中怀着许多秘密,它们长生不老。

原来从不曾忘记,原来有另一个我终年清醒,把花静默开在自己的卧房外——

雨歇前谁共檐下等天晴

作者  | 2011-9-18 10:00:16 | 阅读(3967) |评论(184) | 阅读全文>>

【原创】长安何至

2011-8-28 22:04:22 阅读4428 评论236 282011/08 Aug28

『长安何至

文/莲魄』

正如太思恋的人不该去拥有,

太向往的地方也是不该去抵达的。

——莲魄乐记之《不见长安》

隔白云三千,我朝西北而望。

身后的沧海都快要干了。我已经赶了这么久的路,才发觉并没有离你近一点,或远一点。

因你不在路尽头。

终此一生,你其实就是我的方向。长安。

没有抵达,也不会偏离。

在见面之前,我便已经认识你了。

你就睡在露水里,晨雾背后,画师悬腕三日不敢落笔的地方。春风一年年把你吹活了。

我从不与人提起你。你是一个不在凡间的秘密,九千年结出的人参果,落地就会不见。

很多个夏夜,枕着手臂躺在屋顶时,我在天底下,你在天那头。

共存于此世。那样的年纪里我并不明白,这已经是最好的距离了。

十六岁,天空被第一声蝉鸣叫低了的时候,我在行囊里装进清明前的茶叶、去年封的桂花酒,和一卷没写完的故事。

行囊很空,不能舍下的东西并不多。长安,我需要你来完满我。

渡船离岸时,河面被划开一条细长的口子,又转瞬弥合。有些路一旦走过就消失。

我并不惆怅。不为回归之人方有资格出走。

一道炊烟从身后村庄里升起,再没落下来。

后来,寻你之路是一首长诗,转过九九八十一个平仄,换行的地方有隔年积雪。没出口的句子都深埋此处。

我始终一言不发。但想念你的时候,我走过的桥面霜色都化了。踏着青石板,左脚一声成山,右脚一声就有流水。擦肩的姑娘是最清淡的水墨,眉目在相逢一笑里散去。

作者  | 2011-8-28 22:04:22 | 阅读(4428) |评论(236) | 阅读全文>>

【Diary】梅时有信

2011-7-23 10:57:47 阅读3691 评论210 232011/07 July23

景的明信片抵达的那天,江南梅雨也顺势来了。

打开信箱时就着暮光,陡然瞥见一句:“我时常想,遇见一个人往往是很不寻常的际遇,信是有缘。”——笔迹柔韧凌厉,如雌剑出鞘。

很多的初见惊心,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姿势。

说起来,书信是一种活生生的穿越。

它到你手中时已然隔了时空,故而你是在与过去对话。但它不会有回应,只是述说。

它生来就该在木抽屉底层旧掉老掉,成为岁月最温柔沉默的证据。

我于上楼时读起它,一圈又一圈。仿佛在转山转水,整个人染了微微的湿意。

想想人生最动情也不过那么几个瞬间,才上半层楼一切就转了弯了。

此刻,能走慢一点就慢一点。之后,还要以阿甘的速度奔跑过命里硝烟。

有时并非人善变,实在是生涯太跌宕。

所幸我这样停停赶赶,倒也把许多有缘人逮了个正着。

有心扑蝶蝶还飞,这苍生万万千,怎么转个身你就刚好撞我怀里了?所以说认识这回事呢,当真离奇得很。

而其实,这世间桩桩莫不属缘分。可只有那些多年后回想能惹得尘埃四起的,才会被我们所承认。

有没有认识过一个人,确是要等到多年后才可弄得清明的。

因为相见并不是认识的开始。

想起辞职前同事C讲起自己的故事,浓眉下有隐忍的泪光。

他说,你要走了。以前我从无机会对你倾述这么多,其实我们骨子里何其相似。

我默然。想来与一个人疏离,无非是因未曾了解他,或已然太过了解他。有些人呢,要等到离开后我们才真正见到他。

作者  | 2011-7-23 10:57:47 | 阅读(3691) |评论(210) | 阅读全文>>

【Diary】只这百年

2011-5-15 22:13:09 阅读3633 评论202 152011/05 May15

『只这百年

文/莲魄』

分别,原也可以到来得这样毫无声息。如同分别在相遇之前。

是极其猝然的,却并不剧烈。没有五雷轰顶。只是新开的梨花落了一瓣下来,大地被砸出了个温柔的口子。

犹如宿命。怎样沉重,都不见回响。

红尘里诸多际会,只因为无力托起,才不得不有了云淡风轻的模样。

其实我一早便已预想了这场失去。它应是一种山河破碎的悲壮,如同君王永失家国,是当得起长夜痛哭甚至血祭故土的。

而如今,我也不过是独坐花枝下,一脸的盛世太平。心头的那场兵荒马乱,已渐渐不再叫嚣。

那是被洗劫一空之后的寂静。就像灵魂破体而出了的肉身,一夜间没有了河水的河床。表面完整,也不曾碎裂。只是丢了最饱满的内核。

我成了春日里的一座空山。外来悲喜尽数落于其中,却被悠悠地反射出去。没有鸟惊心,没有花溅泪。我只做自己沉默的守山人。

心如止水。不是因为清淡,而是黏稠与凝固。

我究竟是有多偏执。对于从最初始就清醒断定必将失去的人与事,居然还要珍爱如珠。而最终失去时仍像被强行剖开的蚌壳,到底不是没有痛楚的。

如一株三七意外结出了人参果。分明不是自己的因缘,却定要视之为亲生骨肉。摘除时,所有的花和叶都疼得掉了。

这世间万物的归属,我竟是从未看懂过。

我也始终在想,人之一生,对所失之物如此恋恋不舍都是为何。

无非是檀香燃到最惊心动魄的一段,忽被陡然掐灭。不再继续浓烈,却余味悠长。它可能一辈子缠绵于心头,成为一块熏香了的病。久治不愈,最后隐秘而终。

作者  | 2011-5-15 22:13:09 | 阅读(3633) |评论(202) | 阅读全文>>

【原创】偶然

2011-5-7 22:40:31 阅读2990 评论185 72011/05 May7

◤◥





◣◢





/





要多少个深重的偶然,

才能让我相信,

这是一个必然。

——应景。给 【康桥雨巷】三周年

唐朝那边,有人一声轻咳,我手中的杯盏就径自裂了半边。

佛祖额上,菩提无意间一落,我脚下就骤然腾起红尘万千。

你是我的谁。

是前生无缘的恋人,是隔世不忘的仇人,是我腹中含泪怀胎的骨肉。在相见之前,就已经念了那么深那么长。

这场偶然,根本蓄谋已久。

我已身染风湿。你眼里一落雨,我就有缠绵的疼痛。

我已颠倒花期。你唇角一吹风,我就微笑着去凋零。

你是我的什么。

是插翅难逃的劫数,是百戒不去的毒瘾,是我心上一块最旖旎的病。一旦治愈,生命就再无盼头。

苦难的果,只为对症甜蜜的因。

我相信这种美丽经得起极端的任性。

无论水墨煮了多久。遇上你时,也会刚刚好不浓不淡。

不管以怎样的步伐赶路。从树下走过时,你的花瓣总能恰巧落满我的一生。

我注定是要在子时遇见你。这一天中最早,也是最晚的时辰。

2011/05/07

作者  | 2011-5-7 22:40:31 | 阅读(2990) |评论(185) | 阅读全文>>

【原创】是身如影,从莲花生

2011-4-15 19:52:45 阅读4782 评论233 152011/04 Apr15

『是身如影,从莲花生

文/莲魄』

那一夜,谁拿烈血来煮酒。

恩也从头,怨也从头。

那一天,莲花开醒之后。

红也依旧,绿也依旧。

·如是身·

他龙体横卧江山,被长城一里一里盘绕。多少长明灯,从脚底一路燃到额心。熄灭后,万丈荣光之下的骸骨,原也只有六尺七寸长。

终一生,你之所见,都不是你之所见。

她玉体深潜河底,被淤泥一年一年掩埋。身如光洁白藕,却从内心开始空洞。往事分明已断,又在体内暗暗以血脉相连成丝。

有什么,能比谎言更香艳。有什么,能比爱孽更清纯。

·万相影·

古佛旁,僧人把小笺一折再折,那首新写的词终被拦腰截断。心事隐去,只见容颜清淡,袈裟胜雪。谁还能读懂,般若心经里,那百万朵暗香的胎动。

菩提子一颗颗地丰满。而明月早已瘦了一半。

抬头时,攒了一个冬天的梅花就这样落了下来。

一生水墨要渲染多久,方能成词一首。可待我把一切景色都铺陈好时,却失去了最可抒情的下阕。

语言里本无死结,为何会戛然而止。

与生命一样。

青灯下,伶人把黛眉一描再描,岁月仍是在眼角开裂了菊花。盈盈回过身去,只见满屋子尘埃罔罔然一片。谁又想起了那些旧时光里的人影,那些半含火焰半含海水的目光。

高抛的水袖愣在半空。而回忆顷刻失重。

低头时,第三十场秋霜终于降下。

生命的本质是云烟,再深再浓的人与事,也终须消散。直至多年后,一滴泪跌入颧骨,惊了胭脂四起——才忽而知觉,那些曾经固守不放的,果真都成了过往。

作者  | 2011-4-15 19:52:45 | 阅读(4782) |评论(23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音乐

 
 
模块内容加载中...
 
 
 
 
 
 

莲居于此。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