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Diary】只这百年  

2011-05-15 22:13:09|  分类: 时光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这百年                         

       文/莲魄

 

 

 

 

 

 

 

 

 

 

 

  

 

 

分别,原也可以到来得这样毫无声息。如同分别在相遇之前。

是极其猝然的,却并不剧烈。没有五雷轰顶。只是新开的梨花落了一瓣下来,大地被砸出了个温柔的口子。

犹如宿命。怎样沉重,都不见回响。

红尘里诸多际会,只因为无力托起,才不得不有了云淡风轻的模样。

 

其实我一早便已预想了这场失去。它应是一种山河破碎的悲壮,如同君王永失家国,是当得起长夜痛哭甚至血祭故土的。

而如今,我也不过是独坐花枝下,一脸的盛世太平。心头的那场兵荒马乱,已渐渐不再叫嚣。

那是被洗劫一空之后的寂静。就像灵魂破体而出了的肉身,一夜间没有了河水的河床。表面完整,也不曾碎裂。只是丢了最饱满的内核。

我成了春日里的一座空山。外来悲喜尽数落于其中,却被悠悠地反射出去。没有鸟惊心,没有花溅泪。我只做自己沉默的守山人。

心如止水。不是因为清淡,而是黏稠与凝固。

 

我究竟是有多偏执。对于从最初始就清醒断定必将失去的人与事,居然还要珍爱如珠。而最终失去时仍像被强行剖开的蚌壳,到底不是没有痛楚的。

如一株三七意外结出了人参果。分明不是自己的因缘,却定要视之为亲生骨肉。摘除时,所有的花和叶都疼得掉了。

这世间万物的归属,我竟是从未看懂过。

 

我也始终在想,人之一生,对所失之物如此恋恋不舍都是为何。

无非是檀香燃到最惊心动魄的一段,忽被陡然掐灭。不再继续浓烈,却余味悠长。它可能一辈子缠绵于心头,成为一块熏香了的病。久治不愈,最后隐秘而终。

所谓遗憾,竟是这世间最为风情万种的生物。令你相思蚀骨。尽管它已死去经年。

 

然而藕丝再深长,如今也要有挥刀斩断的勇气。谁教我当初有勇气让莲子着地,暗暗生了蜜毒的根。

其实除却生死,命运要割去什么,都该慷慨解囊。因这一生所得,本就尽是赐予。该来的都已来过,如今也都该走了。并非情薄,只是明晓世境艰深,不容缱绻。如此,留恋不能,便也果真义无反顾。

人生行舟,任多少狂澜迎面,到身后也都成了静水。一脉流长,通向岁月那头。回看时,心生温柔,便已觉足够。没有什么趟不过,我也当无忧无惧,沉静用力地向前而去。

 

不是没有放下,只是偶尔无辜想起。似风飞过蔷薇。被刺划一道,有浓烈的血色香气喷出来。一秒钟的极速颤栗,一瞬间割喉式的迷醉。也只是仅此而已了。

生活当前,猛虎必须要醒来,蔷薇终将会睡去。那曾经彼此细嗅的多情,只成油画,成诗。留与不留,总是美。

 

无可顾虑。江湖深广,此一别,永不会再狭路相逢。只愿山河岁月温柔对待你我他,草木皆有情,只这百年。

 

2011/05/15

【原创】一别倾城 - 莲魄 - 卿慈

   

 

  评论这张
 
阅读(3525)| 评论(2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