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艳杀  

2014-05-18 17:06:24|  分类: 人中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场艳杀,于百花之中透出刀的寒光。她就是那赤裸着的薄薄的刀身, 散发出腥腥的味道,像金属,像血,像情欲。

这种气味在王佳芝还是处女之身的时候就隐约有了。那个雨夜的电车上,古老而原始的雨水舔舐着她的额头与舌尖,天然的、无根的情欲遇水即化,悄悄洇开在她的脸上。这种湿漉漉的风情,是清凉的,但并不是不惹人躁动的。

然而上天对美丽总是有诅咒,并且一早就能预见。当为暗杀计划失身于同学的她一丝不挂地站在窗前,看到园子里的花朵开得漫无目的的时候,又悲伤又满足。因为她以为自己不同,她美丽的身体从此是有目的的了。可惜她并不明白,与这个即将过去的春天一样,一切都是徒劳的。她洁白的后背,其实就是在繁花丛中辟出的一片寂寥的清冷的雪原,在日后将她秘密地埋葬掉。

 

她能怪谁呢?谁叫她当初放走他的?其实连她自己也并不十分能回忆起究竟是为何了。是父母亲戚都不要她、是同学们合谋骗走她的童贞、是组织只一味索取她的牺牲,还是,她当真爱上了他?

可是,人做决定都是一刹那的事,哪里顾得上考虑那么多?那一瞬间,或许只是因为他握住了她的手,睫毛微微垂下显得有些温柔;又或许是风恰巧从东南方吹过来,夕阳呈某一个角度斜斜照到他的脸上,她便以为那就是一生一世了。那亘古的、静静的夕阳。

一场浩大而严肃的预谋,竟然就这样被这些纤细的、轻盈的感觉给摸出了裂纹。她挣扎了一下,所谓的坚守轰地一声碎了。

就是这样。为着某个结果,我们的人生被苦痛的酝酿过程长久占据,然而事实却是——好似宇宙间的风暴来源于蝴蝶的一个振翅,我们的命运竟是被那些最微小最偶然最不可思议最无法言说的东西给改变了。这是多么荒诞、多么令人灰心的真相。

 

而当一切被改变之后,她就仿佛是少女年代浓睡在花荫之下,无可避免地悠悠转醒了。醒来时人还木木的,一转头却见日影西斜,倦鸟拍打着天涯,一切都落入了荒凉的境地。

只有三轮把手上的三色小风车,还在无知无觉地旋转,与欢快的风一起构成一个小小的天真的世界,与周遭那个动荡破碎的时代毫不相干。你看,世界对将死之人总是别样温柔的,一切琐碎的细节都带着善意、令人眷恋。可惜太晚了。她还这么年轻,就已经晚了。

她看着小风车发了怔,觉得整个世界都与自己隔着一层玻璃一层水,闷闷的,连恐惧都变得很钝很钝。周围人的话语,都像是从很远的时空飘过来的,她要隔上好一会儿才听得见。这世间的阳气还在热乎乎地喷着,可到达她那里时已经微微冷却了。她就要成为一只漂亮的鬼魂了。真的,是要与人间隔着一段距离,方才觉得出它的笨拙可爱。

再不舍亦没有用处。没有人会同情她,哪里都容不下她,她这个色情的罪人。原来到了末路,也就只有死亡可以接纳她。一道黑森森的断崖,把所有的恩与罚都斩截在前生。在什么都靠不住的年代,竟然只有死亡是确定的。

 

利刃剜下花朵的头颅,留下充满悬疑的花香。而人们惯于在这日渐浅淡的余味中,拼命分析与追问:“王佳芝为何放走易先生?”好像万事都该有个庄重的理由。

其实,无关爱、无关性、无关政治,人生很多重大事件的起因都是十分轻佻的,实在无法归纳到这些宏伟的主题里。若真要给一个解释,王佳芝会不会微笑着反问一句:“你如何能让一只遥远的蝴蝶不去扇动它的翅膀?”


——莲魄影记之《色,戒》

2014/05/18

 



【原创】艳杀 - 莲魄 - 天末。
 
  评论这张
 
阅读(1980)|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