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Diary】身后之少年  

2011-03-16 18:46:06|  分类: 时光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 身后之少年 文/莲魄 ● ●

                                                                                                                              

那一天,风很蓝。

阳光蜂蜜般流下来。

我的头发,柔顺

如四周的莠草。

 

只是如今,

我回头看向身后的画架,

才发现画中少年,

头发根本是凌乱的。

 

——《身后之少年》

 

 

年少。写下这二字时,那些安稳平顺的笔画仿佛立时疏狂恣意起来。如鲜衣怒马,襟口酒痕缭乱,听得一声扬鞭,纸上就飞出比烈血还奔放的蔷薇花瓣。

记得当时风流人家,白衣风华,碧玉年华。

 

我曾以为这是一种与时间无染的美。如同宇宙深处一颗不为人知的星球,抛弃恒星而自转,没有周期,没有极限。却是之后才明白,愈美的事物,则愈是以看似静止的光速无情奔逸,永不回头。

隔着多年罔罔尘埃转身看,往事就成了在水一方的伊人。分明就在那里,却道阻且长,再不能追溯而至。

诚然白露早已成霜,流光也骑瘦了白马,我又怎复初初葱茏年少。无论如何不甘愿,也只能与时间相对静止,于是连闭目端坐都是在漂泊。刹然回首处,身后的来路全变成了江湖。烟水寥廓,茫然而不可返。

 

一直恍惚。门前桃花未老,人面也还在,可为何就不是去年的人面了呢。总疑心自己被偷偷掉了包,这样一种不敢自认的惊恐。

怎么能认呢。明明昨天还是庭院中央白棉布衣裙的女童,眼珠玲珑,手捧翠绿嫣红的西瓜。漫天云霞似焚,暮光瓢泼下来,洗澡花开得正欢。

 

美得如此放肆,教人怎舍得抽身成长。而如今我被流乱岁月逼押前行,偶尔怅然回看,只觉怀抱里一夜便平生了整个沧海,再拥不到昨天的自己。

年少,根本是一场末世繁华,才会那般不知节俭不顾后路,把一生的良辰好景都挥霍一空。

花事太盛,日后再怎样尽力,也难免颓败下去。而我此刻笑得这般恬淡,也不过是因为曾经见过极致的浓艳。

 

我多想回到放学时特意绕行的那条小径,有大丛大丛的迎春自篱墙探出。折几枝骨朵回去,插于瓷瓶净水,不几日便开得明灿灿一片。似极无畏的青春,在哪里都能绽放一个春天。

我多想回到高二暑假,面前堆满物理竞赛试题。头顶吊扇轰隆隆地响,思路如电流旋转。窗外蝉声如潮,有时会唤来一场茂盛的雷阵雨,像少年来去匆匆悲喜难辨的心事。

我多想回到二楼长廊转角,重新遇见某个人。花圃里清秋桂子屏住花香,天地之间没有什么可以在那一刻流动,包括呼吸。我只是单纯期待这一秒的相逢,故而我将依旧像那年一样一言不发,视线背离,投向天边心脏般高悬的红日。

我多想回到那个多年不遇的深雪天,和小C相挽走在枝桠参差的林道间。西风吹着雪末,落得比江南四月的杏花微雨更温柔。天光渐暗下来,于是雪地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明亮。身侧少女长而微翘的眼睫在鼻侧投下好看的阴影,总令我疑心那是春末的蝴蝶,随时会振翅而去。

 

只是那个傍晚的我还不曾意识到,自己已然走在了人生离散的道路上。从瞳中生花走到眉上凝霜,右手边早已空无一人。在万顷白雪中央,天地寂静一如当年。身后行来的脚印被覆盖无痕——那是时间锐利划过,却不留伤口。

 

脱离母体开始,我就被置于这浩荡荡的时空里,莫名而无辜地长大。从此云来雁往,都要学会在目光里含上随缘的笑意。

岁月始终是一场从蛮荒呼啸而来的洪水,把我不断填充,又不断洗劫。被迫地遇见和失去,反复地浸泡与炙烤。直至如今,那些滚落在十几岁里的殷红念想,也都熬老了红豆。

 

回忆时,身后还是花开如海。微笑着一抬头,忽然就发现桌上的瓶花根本早已干了。时光以这种剧烈对比来显示它的残忍。

究竟是谁说年华如流水。而我却终年不闻水声。

 

2011/03/16

 

2011年03月16日 - 莲魄 - 卿慈

 

 后记

开始在“长流水”里,记录平稳生活,及一些情绪的细枝末节。想从小到大,基本只写年记,有时一篇竟分两年完成。丢弃了那么多时光,如今遗憾深深。趁记忆力未衰,把曾经捡起,作细细写。叨叨嚷嚷,便也是一生了。

极度怀念童年。前些日子,找到小时候动画片《人参王国》和《小龙人》的片尾曲,竟生生听到泪流满面。年少,像一颗散发遥远光芒的星球,直照得人有温暖的哀伤。

《半生缘》里,曼桢对世钧说——“我们回不去了”。我想,最残忍的并不是“回不去”,而是回去了之后,走到从前的街,遇见从前的人,发现一切都变了。这比再不相见更让人心生悲凉。

而此时坐在这里的我,又是谁呢。每一天都在自我更新,直至如今,已不认得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296)| 评论(1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