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十二秒  

2010-04-09 17:33:18|  分类: 千面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秒

            文/莲魄』

【原创】十二秒 - 莲魄 - 卿慈

  

——记2010年04月06日三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十二秒。一个表情还来不及枯萎,一句遗言甚至还未说完,却足够穿越整部生死轮回。混沌幽玄的角隅,有水从高空坠落,滴不穿黑暗。浅潭处,空余一声回响,噬骨的冰凉。

一张张遗像亮起又熄灭,如流星陨落。人间是苍穹的倒影,上演着生生死死,世世代代。无数个十二秒过去了,我依然安好地站在这里,连青丝也不曾凌乱半分。脚下开始虚浮,仿佛踏在了星河,有隔世的恍惚。天与地似乎失去原本的形廓,漫漶成太初鸿蒙。惟有那些不辨悲喜的苍白脸孔,泛起亘古的微光,像永不失传的故事。

 

谁能告诉我,哪一张,才是我前世的容颜?没有烙印,没有胎记,奈何桥上一碗孟婆汤,洗褪了所有的夙缘。是那个绾结双辫的青涩女孩,于夏夜的白丝帐里,笑扑流萤明灭?是那个眉宇凝重的中年男子,冻肿的手在破袄里颤颤攥紧几枚铜板,痴想今日能为妻儿添多几口米饭?还是那个降生不久的婴儿,在已经死去的母亲身边嗷嗷待哺,吮吸出她最后的血泪?

望着我的魂归来兮,他们只是沉默,倾听我茫然无所属的吊唁。此时,前世的我必然混匿于这上万张的亡故者遗照之中,冷冷旁观今生的我怎样凭吊自己,不给一丝暗示。我深知自己根本无法辨认出她来,正如她永不会告诉我,死前的恐惧与苦痛,死后的冰冷与孤寂。

曾经屠刀求生的挣扎、肝胆俱裂的疼痛,终是沉作了忘川河底的淤泥,为转世留取一身清明。若尚有记忆,我定会无比珍惜现在。梦碎了又如何,空空的双手依旧能触摸到亲人的青蓝色脉络里,鲜血奔流如春水的温度。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都在身边,这是唯一可以紧握在手的真实。他们的吻印在我的额头,圣洁得像莲花开落。惟有此时,我才能不再固执清高,承认肉体比精神更为重要。因为,即便是这样简约而平凡的幸福,都需要无数先辈以血染江山来换取。

 

耳边,一位父亲正向女儿解说:“1937年南京大屠杀历时6个星期,30多万同胞遇难。若以秒计算,每隔12秒就有一个生命消逝。”一连串的数字,惨不忍睹。这就是“十二秒”的意义,一页血泊泼墨的沧桑。

历史,是只能依附文字、语言、图像的独特存在,注定隔着场景,隔着年代,隔着生死茫茫。无法真切地感知,想象的回放造就了历史的公平及理性。所以,在人群的一片唏嘘中,我的泪落无声才显得突兀无比。又能如何呢?我的泪水,只能打湿脚下冰冷黝黑的大理石,润得了她干涸无神的眼眸么?

 

觉察出自己的伪善,我赶紧掩面拭泪。自认,并不是慈悲之人,面对人类的消亡,甚至疏淡而冷漠。可来这里已三次,仍旧心痛无法遏止。而这,恰恰证明了我的自私。我只是在哭死去的自己。若没有那场惨绝人寰的浩劫,此时此刻,我许是那白发苍蔼的老人,于暮色苍烟中,等待生命的最后一刻。未经血腥染指的瞳仁,宁静,安详。

凝血的遗迹,随着风雨渗入大地,隐匿;死亡的废墟,锻造出天价楼盘,繁华。历史的见证者,一代一代离世,死亡就成了一场浩大的原谅。正如当今中日两国的频繁往来,我对动漫的日渐喜爱。怎么办,无可救赎的背叛。

 

其实,在一切罪恶诞生之前,原谅已被预设。我并没有资格代言前人,选择记恨或是宽恕。

 

突然在想,我的花前垂泪,月下遣愁,会不会令她叹恨无语?若上天允她对我说一句私房话,会不会是——幸福的一万年太过长久,千万,只争朝夕?

 

2010/04/09

 

 

  评论这张
 
阅读(878)|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