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无妄,清明  

2010-04-04 22:40:14|  分类: 莲花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妄,清明

         文/莲魄』 

 

 

一杯炼狱,两相熬煎。

 

问,涅槃的白莲,何时自滚水中舒展成生命最初的璞洁与丰盈?

茶师笑曰,最痛的那一刹。

——小引

 

 

◆言,默

 

相对青铜镜中人,终于无言。一缕莲花茶烟,从微凉指尖游香而出,成为这份如磐缄默里唯一的旁白。我只能故作失聪,不听它在漫长的时光深巷里,那幽然沉惘的述说。

清明,江南。烟雨缺席了祭祀,阳光浓墨重彩,泼釉着初见时的刻骨与明媚。如此,未湿的柳丝还能否引渡水魂?不谙生死愁的牧童,又如何遥指一帘杏花红?

 

所有的离别,都是一场无须超度的死亡。重生,或转世,归来时必然遗失了前世的自己,无法复活。有些亡故,悼念成了二十四之一的节气;可有些离别,连回眸都是残忍。非不愿,实为不堪记忆的隐痛。曾经,拚却一生心力,青丝玉骨磨碎成漫天风沙,才得以湮灭来时路。人欲欺人,必先自欺,若不需路标便可穿越大漠沿途折返,又该怎样禅心云水,说我已然忘记你?

 

今天,不留背影,不说再见。

 

 

◆痛,弭

 

彼时年少,折年华为一只纸鸢,纤指饱蘸朱砂,抹上梦的锦色。只是,一放手,就注定了此生对云端的仰望。琴抚梅落几度,江山王权早已移交。昔年我放风筝,如今却是人随风走。飘零之身,只因手中那根线,一任西南东北,何处泊岸。

若有松松紧紧的心痛,定是牵念太细太长,经不起思量。却始终不肯放手,明知可换得一世逍遥。

 

日光下睫毛的阴影,夜色中翦水的泪光,颠沛,辗转,浮沉。那一声凉似一声的叹息,是晨钟,还是更漏。指上玄冰结,五内冥火焚,喊不出的痛,只能以微笑示众。

 

掌纹割得支离破碎。线,却越来越紧,似要连呼吸也一起扯破。坚守与放弃之间,每一次意念的转换都尽气瘁血。终于到了极限,我的手冷汗涔出。忽来一点雨燕,剪断了手心的牵绊和眼睛的视线。一阵晕眩,我脱力倒地。当眸子里再度倒映出这个世界,一切已上善若水。

 

煎熬中的茶叶,总在最痛一刹还原生命初态的美丽。一如人总在最混沌之时,被一句无心之言点化尘缘,从此明心见性。

连爱都舍下的心,不会再痛。

 

 

◆债,念

 

苏醒的灯火,一盏一盏渲染,温柔地点淡了石头城苍遒的棱角。我坐在窗边,看秦淮暮色,如此繁华,又如此寂寥。因为是旁人的风景。它之于我这异邦看客,终究只是窗玻璃后隐现的水纹,再多涟漪,都隔了一层冰冷的温度。

对一个城市的留恋,无非因为那里有舍不下的人。今天,磁卡一张一张注销,抹煞了我曾经存在的所有痕迹。磁都可以消失记忆,为何我却总也忘不了?看,我又开始想你们了。

 

汐,欠你太多,不知今生是否还有机会偿还。若你读到这个词语,是不是又该骂我傻丫头了呢?曾问,为何对我如此好?你疏疏一笑,因为相互欣赏。言毕,你笑容更深,说,突然有种大言不惭的感觉。其实,很多事情,并不仅止于你的感知。外表的玩世不恭,内里的谦谦有度,对你的欣赏,是我清浅生命里旁逸斜出的一枝梅,在春天之外,暗香盈袖。你的女儿,定要美于我一分。但是,也只许一分。你应知道,所谓女子,大抵都是善妒的。呵呵。

锐,想起你,总是一介书生的清秀墨香。灰色的高领毛衣,一副黑框眼镜,筋络分明的手修长又好看,似是永不会蒙了尘的白净。你与我,都因内心一份迷执素志颠簸红尘。同样敏感纤细的人,很容易辨认出彼此魂灵的模样。第一次交谈,你便卸下工作的面具。至今仍不解,你为何会如此相信,初见的我。正如我与你一夕相谈后,便引你为至深的知己。你曾惋惜,自己没有能力帮我。其实,你给予的真诚,已够我半生咀嚼。

芳,你将我视作亲生妹子来疼,常令我感动愧疚到不知所措。怕我饿着,凉着,担心我受伤难过。可是,你已被太多爱包围,我颤颤捧出一滴水,也总在你所拥有的沧海面前自惭形秽。我的爱,太渺小,太无力,你却珍爱如珠。说,妹妹与姐姐之间,需要讲究那些浮华的场面吗?你什么时候也那么物质了?我哑然。姐,请允许我,以完全陌生的血缘,唤出这一声最亲密的称呼。

霞,若世间尚有物可形容于你,我一定会选,玉。你是那样好的女孩,美丽温润,淳朴善良,几近绝世。我亦有福之人,得以与你结萍水之缘,在同一屋檐下看日升月落,听雨丝风片。曾共过悲欢,今后却是南北相隔。此一别,人去千里,山水迢迢。某一年某一日的雨夜,你可会在北京的小窝里,想起江南最喜淋雨的我?

金,你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虽只小我十余天,却极似弟弟。游戏打不出婚房,彩票也摸不着天堂。你却总是沉迷,该如何是好。可你从不吝惜于对我的帮助,一起走在风雨中时,我才恍惚觉得,你已是一个男子汉了。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奈何天不遂人愿。或许,男子总在逆境的淬炼中成长,被打压过无数次的肩头,才能温暖坚实到足以撑起一个不落的家庭。

还有,华,你会不会失落,我将你置于最后?只是,一回首,才惊觉往事早被那场夜风雪漫漶。手中笔,难以捕捉模糊的心绪了。水瓶座的你,和我一样缺乏安全感,不相信现实中的感情,也或许,是因为太过相似的童年。所以极端,或时常逢面恨天短,或人间蒸发音尘绝。缘,太短太长,都是不可否认的存在。你对我的照顾,至今温暖如初。曾经的月下漫步,夜色清谈,若可相忘,什么才能记住。

 

此刻清点一番,恍然,负债早已如此深重。谢谢每一位,连同无数为我指过路的陌生人。可我,只能做个逃债者。对你们厚望的辜负、相助的愧欠,我只能一并收于沉重却并不饱满的行囊,拖着自己梦的残骸,离开这个曾经有梦想盛开如莲的地方。请别怨我,好么?

 

 

◆离,忘

 

我的背影已与纸鸢坠落云水,攥紧线头的手,无法向你们挥出道别。惟余落尽表情的眉目,逆着光,面对背离的方向。

来时,我只用了一步。走时,可否只用一眼,来遗忘这倾城繁华?

 

若你细敏的神经感应到我一刹那的失神,不用挂怀,我只是在默念,和你说再见。从此,各走云烟,各安天涯。你在,我在。

 

2010/04/04

 

 

 

 

 

我的碗很古旧,

盛不住今年新落的梨花。

只能低眉,

拥抱它的投影,

在触手可及的遥远。

 

  评论这张
 
阅读(99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