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浮华背后,独步荼靡  

2010-04-30 22:05:36|  分类: 一夜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华背后,独步荼靡

                                     文/莲魄

 

 

 

若能换你一个微笑,

我会一直一直,

把自己开到心碎。

 

 

 

谁道浮华背后是清冷。不问天意何为,我自荼靡开彻,独步生春。如此,佛见我,当微笑如花。

——题记

 

 

 

 

 

 

 

我叫独步春。一半寂寥,一半姽婳。

当初,这个姓氏薄薄地躺在佛的手心,泛起朱砂一般的烈红,轻轻盖印在我的额头。从此,我是被黔戳了御章的签文,任由这个孤绝的姓氏谶言了我整部尘世的命运,却做不得半字篡改。

我替自己,取名为“春”。有时,一个字,是一个等待的沼泽,我终将泥足深陷,数着寥寥笔画,像数着那人永不到来的脚步。

我降落人间,只为等一场相遇。

 

荒烟蔓草的翠离坡上,我沉睡为其中一抹不起眼的绿。天上流云舞,地上游风吟。世界,是一片巨大而空旷的玻璃。光线折射出七彩,微尘敲击出音律。

我不曾睁眼。非不屑,而是不敢。有了光影声色,也就有了迷失。这会错过他的来,模糊我的等。

然而这份等待,是无所属的。因为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却总能知晓,他不是谁。陌上路过的身影,或许有清秀的眉眼,或许有掌心的温暖,却始终没有我要的春。

 

偶有人问,你会开花吗?

我茫然。我是花么?也许,要到了春天,才能知道罢。

现在已近暮春,百花盛放时久,春天怕是快过去了呢。唉,你独居浮华背后,终究太过冷清。好自为之罢。

 

空气仿佛凝成了一大滴忧伤的液体,我在其中窒息,枝叶蜷缩紧闭。

我不能试图开花。花期背叛了时令,就会夭折。如此,我愿裹着一生忠贞的军绿,将那一点从未绽放的心红,深埋左胸。若有一天,于低首弄襟处彼此遇见,我仍是你,嫣然未吐的青涩。

 

世界荒芜得连时间都枯萎。指针顺时针或逆时针的行走,都没有区别。春与秋,谁前谁后?无解。命运是一枚琉璃指环,处处通透,无始无终,我找不到自己心动的那一个点。

只记得,往事很旧,回忆很新。我追随他,天上人间,前世今生。

 

被我遗忘的年华冷作了东流水,我随之飘萍。没有落花的逝香,没有摆渡人的兰舟,静水之下,仍是深流。我知,万丈红尘,终究作了不死心。

因为等待,是一种安静到极致的轰轰烈烈。不动声色的冰层,覆盖着疯狂如火的执着。浮华背后,我的世界兀自热闹。每个日子,因他随时可能的出现,充满了未知的玄妙。喜忧悲欢,起起落落。

如在胸口开了一扇禅意之窗,一面向着自己宛转幽深的曲折心肠,一面向着远方天光阔处的云水茫茫。

 

终有一天,我等来了他。花白头发,皱纹纵横,水白衣袖染了深重的风尘。

我是东君,司春之神。他说。可是,我已经老了。

他苍凉的嗓音刻了一圈又一圈的年轮,呛出了我半世心酸。绿萼一片一片撕开疼痛的伤口,花露漾着泪纷纷落落,打湿了尘土。在他墨色的瞳仁里,我看见了一抹初白。

你开花了。这么美,胜过花王牡丹了呢。他的眼神,半是怜惜,半是不忍。

 

如何让我,美丽在你最美丽的时刻?

开了一朵,我便息了盛放的念头。我知道自己的青春风华,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我生君已老。那是对他的用情,最无情的封杀。

后来,他似是明白。只是望着我不言不语,眼中盛满了忧伤。

 

一夜,天河灿烂,星空蓄满了三千年的深邃。更深露重,他立于风前,憔悴的面容几近透明。

我的路,就要走到尽头了。请为我,开出第二朵花,好么?离开尘世之前,我想再看一次,你的美丽。他的语调,仿佛随时将被夜风吹散。

 

心脏里,好像有什么正在崩裂。——那是花开前的疼痛。我想起他对我说的一句话——美丽,是用来沧桑的。

若他的生命可结集成书,他春色正浓时路遇的花开,都是其中最美丽的章回。我便是那姗姗来迟的结局,虽必不可少,却注定了笔触苍老的凄美。

是否,之前的美丽若不被沧桑殆尽,他就无法走到我身边?那么,相遇本身,该超出时间,成为永恒。不奢求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你。初生婴儿或百年老叟,请让我摸一摸你的脸,而你对我报以微笑。一段交会,只暂于流星,却已然足够一生明媚。

 

蓦地释然。一簇一簇的蜜白色小花纵情荼靡。今夜,是我独步而成的春天。就让我的美丽,为你彻底沧桑,而后终局。

佛曾经说过,世间走一遭,无非是为寻找最终的坟墓。现在我明白,所谓最终的坟墓,不过是爱人的怀抱。如此,你我算不算死得其所?

 

我很努力很努力地开着,将余生的年华尽数结在这一夜。一直一直,把自己开到心碎。

那一刻,很多女子都哭了。因为她们的爱情也走到了尽头。她们说,那叫“末路之爱”。越濒死,越浓烈。

 

东君弥留的表情那般安详,仿佛见到了此生最美丽的幻象。

恍惚里,我似乎看见佛来了。他说,你终是悟了,因果圆满,很好。他微笑如花。

于是,我在人间,又有了一个名字——“佛见笑”。

 

我和东君的元神都回归了天上。可肉体还遗留于凡尘。

据说,荼靡花和春天,依旧斩不断命运纠葛,遗憾地错过再绝望地缠绵。如此这般,辗转起伏,一个又一个轮回。

  

2010/04/30

【原创】浮华背后,独步荼靡 - 莲魄 - 卿慈 

  

 

   注:“独步春”、“佛见笑”皆为荼靡花的别称。文中佛言佛语纯为杜撰。希望不要引起神愤。

   后记:此文纯为应博客换装之景。四月最末一日,我写了本月第11篇东西。“11”,这个对我而言的秘密数字,恰如“独步春”,一半寂寥,一半姽婳。

 
  评论这张
 
阅读(2122)|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