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蔷红薇白  

2010-04-27 11:29:00|  分类: 莲花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蔷 红 薇 白

         文/莲魄』

 

 

这座春天很深。细水和桃花一齐下陷,鳜鱼一个打挺,将繁华挖出芳冢。不大,不小,刚好埋下古诗句里的春意。于是这二十四花信风,吹来的竟不知是第几番。人间四月,凄冷如浓秋,漾不开眉峰下那痕凉彻的眼波。

 

时间寸步难行。一个分秒的停驻,如一瞬,又似永恒。我放弃与它同行,用文字里的墨色敛去眉目。不再放眼时光两岸,锦风穿林,香尘舞陌。如此这般,终于将过去走得那么远,那么旧。

若途中曾错过几朵花开,我只能微笑。请原谅,你们不是我要的那味香。本不相属,何叹相失。

 

依然素颜,依然遮面。无须揽镜自照,纵然白衣风尘深厚三寸,我仍旧识出,自己开始愈发像一个人。丢弃了四个字的网名,放下了古典的字句。有些影子,分明被隐藏得很刻意。可一转身之后,我却不自知地将秘密彰显得成熟而丰满。我之所以变了,不过为将自己打造成一个久远之前的遗憾,以偿夙愿。这一切缘何如此,我无法深究,抑或不敢深究。

绸布已然成品,为何还要细探纺车曾经呻吟出的纹理。明知一撕到底,除了裂帛的声音,还有不堪收拾的心情。

许是忘了回忆有多脆。自以为流年已将目光稀释得很柔软,隔着往事触抚,却还是终无可避地碰出伤痕。

原来,所谓朝花夕拾,不过是,道不出的心痛,拼不全的美丽,回不去的时光。一切都成枉,夜色的虚无,梦境的幻象。

 

远处的蔷薇架,密结了尴尬的花苞。要以怎样唇齿生莲的言辞,才能予它解释——分明不是错误的节气,为何总等不来一场正确的东风?

所有的词语从组织好的句子中掉落,我连苍白的语言亦给不起它。很多时候便是这样,鬓边那朵桃花还未开,曾为你簪花的人已在春天之外。遑论谁是又谁非?你,我,还是这不解愁的无辜季节?缘聚缘散皆为缘。这世间的对与错,正如黑与白,不过是眼睛开错的色彩。

蔷薇不懂,抑或不愿懂。只是死死守着开花前那一份酝酿的疼痛,兀自深红浅白着,偶尔轻轻顿首摇曳。这样的动作,不为唤回去年的黄鹂,也不为唤醒今年的春风。等待花开,其实有多痛。

它只是告诉自己,看,即使被春风遗忘,我依然没有萎亡,还有一骨朵一骨朵的希望。

 

如此,你也该会心一笑。我时常重新翻读记忆之书,从封面开始,一页一页。并不为细细检索你藏身的某个温柔字眼,也不为向你昭示指尖被凹凸的纸质摩挲得生疼。我只为求得一个字数,以此衡量生命走过的厚度,而已。

你知道,记忆从不排版,更不会黔刻下清晰的页码。那些远近温凉的字,如烟云潦生,风絮缭乱。可我都好好收着,不敢失。

生命的证明,无非一场记忆。遗忘之后,是重生婴儿。可我只想告诉自己,是,我的的确确,二十三岁了。

 

书中,你遗留的隐秘香息终于不再浮泛。如消了水纹的镜湖,契合得妥帖而安稳,似是从未存在。我并不在意。年华终究会被岁月唱至泛黄,回忆终究会被风雨淋出霉湿。却仍是欢喜。追忆与怀远,是令我欲罢不能的毒。

明知一场虚妄。没有盛放的热烈,没有凋零的凄绝。人生走到最初的清冷与安静。

 

忽如一朵红蔷滴不成四月离人的眼中血,便擎了渐次消褪的容色,无声立作一星薇白,将生命淡成一笔极致的泊远。

  

2010/04/27

 

 

 

 

 

请别问我,生命该是什么颜色

蔷薇架上的灵魂

早已被多情东风摘下

容颜遗忘,影影绰绰

不过同在年华的止水里

静守一瓷旧香

 

 

 

末言:

最近仿佛经常写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偏大哥说,有点意识流。事实上,我并不了解这些错综复杂的文学派类,也从不将自己的思想辨识归纳。我写的字,散碎杂乱得宛如弃儿。追溯不到任何一户高贵的血统,他注定只能一生流浪。却是欢喜的,因为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不求收养,不求回顾。

有博友说,我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总将自己的情绪强加给读者。消极的,让人心闷。我想,他说这话,必是将我视为一个笔者。如此,我自认,确是不够格的。我始终无法为别人渲染出快乐飞扬的感观。

一位故友曾对我说——“以我手写我心,我心明我意。风雨不改,本色不褪,才是无悔。”我这一生,怕是都无法忘了。其实,我并不是所谓笔者,而是我心的忠实记录者,永远无法违拗它的本意。这让我萌生自己是司马史官的错觉。心的历史,本应真实而纯粹,不可为他人的褒贬毁誉而修笔改墨。

穷尽一生所搏,不过“无悔”二字。纵然只这两字,依然奢侈到永不能圆满。我只求,做到最大限度。

其实,我并不消极忧郁,也不多愁善感。我只是很安静,包括听雨看月时,斟在梨涡中的微笑。无声,却很深。

至于强加情绪一说,自我反思一下,大约还是没有的罢。你的来或走,喜或厌,全凭你一念所愿,一掌所控。我的字依然在这里,如故。对于相知相惜之人,它是一记心动,已然足够。它如此安静,那么多那么多的笔画,却始终不发一声微响。

 

  评论这张
 
阅读(1703)|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