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走笔云深处  

2010-04-10 17:42:09|  分类: 血竭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笔云深处

文/莲魄

 

 

人间芳菲事,结作四月笔。偶有飞花一片掠过指尖,我闭上眼睛,笑着原谅。这个春天妩媚若此,连老去都可以美丽如斯。摊开手掌,凝视落红的死别一吻。阳光菲薄,有长风疏疏,穿指而过。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逃避。很多时候,我只是如此这般,放任了许许多多的错过。明知缘如指间砂,一松手,便流失殆尽。你的雪衣白靴,注定属于那片箫剑江湖,我又怎舍让你背负半分。

 

于是这场相遇,终如东风吹过西风,彼此间虽有刹那的凝伫,总归各走云烟,无影无痕,泛不开一川杏花微雨。连途经身旁的江南路人,亦不曾有一丝察觉。

这篇文字将赋予你我一个安全而隐秘的身份,像荷包里紧裹的一枚莲心。你,只是之于我心事的你,而我,只在桃花笺上铺陈宛转。

 

该是怎样的距离。

似极远。白云须屈身降落九万仞,方可被初生的蒹葭抚摸。你终究是紫砂壶中倒映的日月,作了如天玄远。

又似极近。如书中紧挨着的两枚文字,再亲密,也始终保持着分寸的距离。从不执手,沉默长久,却谙熟彼此的念法字义,连同背后未曾言说的深刻隐喻。

 

懂,和喜欢一样,无须了解,无须酝酿。当你遇见那个人,就会恍然,这只不过是一个延续了千年的习惯。

 

君子谦如水。至今仍不明了,你的若水上善,是多情,抑或无情。你润泽了我枯涸的视线,却在我泪水丰沛时,折身淡出这一页写错的剧情,连一个凝望的方向,都不留予我。

天地如幕,上演多少戏。你我缘分,尽在一个章回。我才施半面妆,你已将油彩擦净,眉目清淡。“不施粉墨,你也可以唱好青衣。”你笑说。遂只能垂眸莞尔,将心事半掩。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名字,是我手中唯一的戏词。随着你淡若青烟的走远,成为被春风遗忘的花朵,从此不知如何盛开,也忘记了怎样枯萎。一唱,惟有喑哑。

 

终于没有说再见,我的隐匿比你的若离还要迅疾。告别,是写在故事结尾的一粒句点,总有暧昧的圆润。我是要不起的。人间太多惆怅的诗行,都是没有标点的断章。追究出结局,反而落了俗套。

轻轻地,西天的云彩全部归还与你,我只带走那把生了锈的钥匙。白云深处的秘密,将从此荒芜。今日,用文字的风沙埋葬你。剩下的时间,将你的痕迹建作路标,不为寻找,只为避绕。

 

天光为水云为墨,你是我留白生命中的一处走笔,淡入,又淡出。而那浓墨重彩的一段,早已力透纸背,洇染了余生苍白的日子。一支笔的毫尖,再纤细隽柔,又怎能明白一张宣纸被划过的疼痛呢?

 

四月的东风,是一把薄薄的快刀,破开泥封一季的百花酿。花香喷薄,有着极其朴素的浓烈,熏人欲醉。君莫问,君莫忧,但以一句词答你——浮烟冷雨,一醉万缘空。

 

2010/04/10

  

  评论这张
 
阅读(1626)|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