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错天  

2010-03-07 22:02:04|  分类: 春不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错天

           文/凝烟清尘

 

 

 

 

 

 

 

 

 

 

 

阴云青灰的侧脸,被黔下羞罪的刺印,因为雨已在它的母腹中胎动。从此颠沛流放,它被风使押送,踝间镣铐拖出一路惊雷,滚滚去向天边。然而阵痛却越来越剧烈,一场暴雨似乎就要在途中分娩而出。夜色因守丢了星月,颤抖着巨幅身躯,混沌的表情不辨喜怒。闪电寒芒一点,利剑般划开它的胸膛。森然惨白的伤口,犹如无血无肉的鬼手,冷冷从地狱攀爬而来。

人间二月九日的苍穹,正上演着生与死,罪与罚。大地飞沙走石,她清弱的身子在风鞭雨笞中,一如不甘伏地的水竹,任凭留仙裙吹折,素腰再不作半分宛转。云端抛下一个无关冷暖的声音:“冬雷震震,乃敢与君绝。当日指天为誓,如今你究竟断是不断?”闻言,上邪的女子容色愈发透明如莲瓣,倔强的薄唇因紧抿而逼现出一种怵目惊心的嫣红,像空濛漠雪上错季绽放的石榴花,几乎再浓一分便要滴出血来。原本清冷的眸子倏忽有笑意流转,隐约却说不出的魅惑:“真是可笑呢,不过几声春雷而已,有什么稀罕。现在已是春天了,你掌管时令节序,竟连天书也写错?”云中一时无语,怔怔不能言。

 

竟是春天了。可我的时间都去了哪里?雾阁云窗边,我蜷身抱膝,坐成一个茫然的问号,向天地沧浪索要一个答案。可惜,潇潇夜雨声,惟有残荷解其韵。心性蒙昧如我,不悟世间大音,只以猜测自酌。猜,从后路走为前尘,从人心识作自心。未知,是古楼兰女子重重丝绢下的浩渺容颜;已知,是回首一望时的惝恍背影。所有的相遇与错肩都在擦身而过的一刹归于谜一样的风情,歌舞不歇在大漠荒凉的长烟。那些自以为是的看透,只是可以用目光碰触的虚幻,比如过往,比如自己。左眼成爱,右眼成恨,眉心落锁成痕的依旧是那个江湖远人。扑朔迷离的人间,若只是一只茧中蝶织锦而成的梦,谁还是绝对的存在,谁还是彼此的相爱。

一梦白头。猜吧,错,也要让剧情更加精彩。也许,我的时间早已止步于暮秋的苍石,凝伫物化,纷落成苔。一双素袜追风踏过,清浅从容,一去不归。从此春草染碧千百回,被踩痛的地方却一直蜷缩在枯黄里,再不能绿。

 

正如苔藓听不见春风的召唤,她对天公的警示同样置若罔闻。冬日无雷,一旦震鸣,便非冬日。多狡黠的辩驳。那么她一定也明白,与君不绝,而能够相绝的,便也不是她的君了。“折言”为“誓”,所谓誓言,不过是抹净前提、斩去后注而折下的一句残言断语,正是这样的赤裸,方能掷地有声,惊心动魄。却也不可避免的,如纸轻薄。藏在眼中的誓言,还未说就已改变;而铿锵出口的,终究经不住光阴的反复诵读,烂熟于葬满落花的尘泥。纵然镌于无悔峭壁,也会在风雨温柔的摩挲下消融了刻痕。无需苍天以惊雷作警,她从不屑被誓言负荆,作昏君的愚忠之臣。即使她的江山,是无人为主的空城。从此夜色点瞳,月帛裁衣,独剪烟花倾城色。一笑山清水秀,让寂寞无处躲藏。

雷雨渐隐。唇边牵起一个妩媚的弧度,她撩起眼睑望天,促狭揶揄的眼神里挑染了一抹怜悯,像在安抚一个欲哭的孩子。她摇摇头,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俯身掸去了留仙裙角一点枯香。远离,走出那首《上邪》,走出千年前的海枯石烂,走出后世人的歌颂吟咏。檐下雨滴一声声破晓,我知道那是她的脚步踏着无歌的行板,在流光深处的最后一次清响。

 

那么,我便也可安然躺平为一个破折号。二月已题好序言,只待我提笔开砚。纵不能挥就一段烽火红颜的跌宕传说,或可续上深巷杏花的平淡故事,在故事里吹笛,白衣如雪,吹至笙箫裂。

 

2010/03/07

【原创】玹纹三痕 - 莲魄 - 卿慈

 

  

  评论这张
 
阅读(131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