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流红记·暗月之名  

2010-02-03 01:43:47|  分类: 一夜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红记·暗月之名           

                   文/凝烟清尘

 

 

 

 

 

 

 

 

 

 

 

 

 

 

 

 

那一世,青云山上的梵音旷远而浩渺,执起淡若青烟的檀香,将红尘的繁华远远流放。我是佛绘制人间卷图时,被一阵劲风从毫尖吹落的一滴朱砂,成为漫山翠烟凝碧的菩提树上唯一一枚错生的红叶。“因缘际会,去留无意,生灭无心。你当谨记。”佛明澈的声音回环在我懵懂的耳畔。光阴,是指尖弹出的念珠,是腕底翻过的经书,一个吐纳间便改换了多少年。

那一年,山与水的对话絮语如春,我再不能意定神明、无妄无念地修炼。菩提树下的汉白玉石桌旁,被落花染香的白衣身姿仿佛已凝坐为一方处子之静。这帧世间绝美的剪影,投射在天眸地眶里,也贴上了我湿润的视线,潋滟起一泓秋水。可他的那双眸子,宛如佛前生世不息的长明灯,驱散了所有魑魅魍魉的顾盼流连,容不下我的任何一丝柔情缱绻。他只是终日敛眉,空对石桌上一局残棋,时而以手支额、沉吟久思,时而怅望云天,神情萧索。即便如此,我仍喜欢趴在枝头痴痴地凝望他。看他长而微翘的睫羽在万仞虚空中垂钓我婉转的心思,看他筋络如雕的手风雅地落下一子,像飘旋的灯花,划亮我无星无月的心穹。

那一月,树下的顽石突然开口了:“你与他,终究无缘,何苦自扣枷锁?”我愕然望它。“他叫长风,掌管天地间风的止息起落。菩提树下的棋阵,隐射了凡间的情局。他之所以终日冥思亦无法破解,便是因为他在凡间有一个必应的情劫。勘破总在回首时,佛答应让他投身凡尘,亲自消弭这段未了缘。就在这几日的功夫了。丫头,你还是看不破啊。其实,我曾是人间宝玉,在红楼一梦里看透,千色繁华不过刹那开谢,万种情债不抵一次真心的泪水。还是潜心修行吧,也不枉佛祖一片垂爱之心了。”蓦然有一种荒芜,爬上心蔓。

那一天,我心意落定,从淡泊的菩提枝头坠离而下,颤颤地停栖在他兰幽芷洁的额岸,试图抚开那眉宇上纠结的凝重。他一惊,随即了然:“呵,是你。”修长手指轻轻夹住我菲薄的身体,一脉前所未有的凉意飒然而来,我不禁阵阵战栗。他垂目看我,眼神清冷如霜,呵不出一丝温度。“当年,我不经意吹落了那滴丹朱,种下无意之因。与你的缘分,仅止于此。如今你执迷妄念,结有心之果,必自苦一生。还是放下吧。”白色长衫的背影,在青云山的雾霭间淡淡隐去。可是长风,拿起与放下之间,若只是轻轻一个翻腕,红尘中的痴男怨女大约也不必辜负得如此之深。

那一夜,我在顽石的叹息间,尾随他的脚步,纵身投向布下情劫的尘世。天地间风浪翻涌,凭着微薄的道行,我向九重凌霄翩飞,攀上千年的云楣。明月如画,以繁复纡回的小篆,我的指尖在画末描摹下两字落款:“长风”。从此不论天涯何方,这枚写在月中的名字会以召唤的姿态,悬于夜色深沉的苍穹。或许,他会明白我的心意,皎皎如明月。

 

可我未曾料及,天上唯一的圆满竟也会残缺,如同红尘里的人生,终归百年孤独。月儿残了,那个写着名字的角落再也没有亮起。它瘦削得像是被寂寞目光打磨成的一把弯刀,反复割在我稚弱的心口,温柔而绝望。可我知道,我的爱情就潜藏在另一半暗月里,或明或灭,不消青山半分坚。

青铜门环积下了经年的世事如尘,门内的旧容颜早已魂凋在丁香微雨间,而门前的那株桃花还在对谁浅笑如初?江山破碎,风云已非,清凉无汗的冰肌玉骨,还在等候谁悄悄送来一个前朝遗梦?乱絮如狂,乱红如雨,眉弯上锁住的,是谁终日吹不散的清秋恨?大漠寒沙,落日下吹箫的身影犹然已远,玉箫边垂下的流苏在指示着谁的旅途?朝代更迭,四季轮转,长风的足迹拓印在天地间最醒目却又最迷离的角落,任我如何奔走探寻,也无法牵住他的一丝云裳水袖。

梦里乾坤梦外身,不知人间几度春。流年偷换的觅途中,也曾有些人与我执手,而后擦肩,背行渐远。一触及我的手,再火热的人也会心有余悸地离开,丢下一句:“红叶无情”。我冷笑。果真无情么?那么有谁能告诉我,冰月,是零下多少度的泪水凝结而成?以月为笺的那一刻,寒彻骨髓的凉意冻伤了我的手指,再也捂不暖。

 

我知道,彼此皆是过客,前世的回眸也不过堪堪五百次。而我最深最美的回首凝望,一定遗失在了江南淡烟疏雨的青石小路上,在旧时月色里开落成莲。只待他数千年后一次疏狂不羁的策马而过,以一生的静默换一声得得的马蹄。

一袭烈烈红衣翻飞欲焚,我是被抽去蜡芯的烛火,光焰舞得黯淡而凌乱,有着长风一拥便熄灭成灰的微弱。心空如竹,没有一丝寂寞。长风,若还能缘遇,请还我一颗心,你可愿意?

依然,在烟火阡陌间踽踽漫行,无悲无喜,看山盟坠崖,看海誓上岸,此谢彼开地在桑田里绽放成妖冶的谎言,装点出人间的百花争春图。而我,只是这幅图中的一抹疏影,淡泊到随时可以隐逸在云烟深处。等待,是行与止的时差,是来与去的缘错。长风,我一直在等待,那个美丽的错误。

 

终于有一天,我被一位幽居深宫的女子拾起。她是如此寂寞,颦黛间笼着细细的哀愁。手执霜毫,她在我的身体上写道:“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诗毕,我带着她的宫怨随水漂流。

那是一个杏花微雨的清晨,一双温暖的手将我轻轻托在掌心,半分不怵我的孤寒。仿佛置身于沾满阳光的云端,我恍惚着秀色的梦不愿醒来。目光顺着瓷青布衣袖向上追溯,便到达了一双山水分明的眉眼,儒生打扮在油纸伞下的映衬下,宛若隔世。“长风……”随着一声叹息,时光倒流,所有的夙愿烟散落定,承受不住的幸福让我有劫后余生的虚脱无力。一滴饱含爱恋的墨点染在他的瞳仁里,浓得化不开。长风,明心见性如你,也终于动了凡心了么?暗月中的名字,终于照亮你的心隅了么?我漫长的等待,终于在你我隔断沧桑的并肩中结束了么?缘,由心由情,可逆天而改,对么?长风,长风……

清浅的笑意在他的唇边潺湲荡漾开来,前世捻棋的手指此刻正拈了一支白云笔,在那首怨诗下题字:“曾闻叶上题红怨,叶上题诗寄阿谁。”一道尖锐的痛楚霎时劈开了我的心脏——原来,你的尘缘竟是那位宫中丽人,而我只是你们传情的红叶。佛,你大智在心,果真从不失算。我再怎样挣扎,也不过是在你浩瀚的眼波里打了一个掀不起涟漪的旋儿,终归于命定的沉寂。

我闭上眼,感受着一笔一划的切肤之痛。笔端游走之处,多情而残忍的字眼,灼穿了我的灵魂。唇角,一个悲喜莫辨的笑容混着眼泪滑落,也许可以让我在来世将他淡淡记起,或是刻骨遗忘。

静静躺着,如一片死去的秋叶,不去追逐流水。日后的生涯不论多么曲折,终将抵达那位温婉的女子。我的流红轨迹,是一条姻缘线,穿过风尘牵起他们的执子之手。

 

后来,“红叶传情”的故事在世人唇齿间留香,而我被珍藏在妆奁里,看着他们恩爱了很多很多年。原来世间果真存在爱情,它就是写在月中的名字,而缘就是月光。相爱在明月中,照亮了天涯两端;暗月中的,是独爱,没有缘分的月光,注定只能有一人独自憔悴。

真的有些倦了,我离开他们,孤身来到了镜湖。在那里,我遇见了一位诗人。烟织寒山,伤心凝碧,我时常看他怔怔望着水中倒影,念一句:“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他的“君”,是谁呢?和我的长风一样端坐在心之帝座上么?天地无声,我所有的疑问都落在暮色的缄默里,尘封为无人翻阅的古老谜题。

世间最快意之事,莫过于临终一醉。那夜,他湖心泛舟,捧一坛琥珀酒浇透愁肠;我则饮下满天清霜,醉颜酡。酒至半酣,少年意气突然在他的霜鬓间跌宕跳脱。他拔剑而舞,诗句化作仙音纵情而出,天地刹时皆忘言。“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江山家国,爱恨情仇,不过海天一浪。这一路走来,浮沉倥偬,竟已至残生。前世已误,今生又错,来世何如?我想,我们真是醉了,天边残月,似乎渐渐圆了,亮了。它毫不吝惜地挥泻着亘古的月光,人间所有的繁华就此安歇。明月里,有江山连绵成画,那枚名字朗朗昭然。一切都清晰到骨髓里。

世界静止了,湖面一丝微澜也无。皓月如目,正在湖面以最温柔通透的眼神看着我们。瞳仁里有我们求而不得的爱,他的江山,我的长风。相视一笑,恩仇皆泯。我与他纵身投湖,向另一重极度美好的时空涅槃而去。十二月的湖水,寒冷刺骨,而我们都没有被刺醒……

 

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本是谪仙,想必已魂归来处,忘尽前尘。可我却依旧徘徊在幽幽水底,像一个苍白的魅。我全身的叶脉,错综复杂,是佛刻下的谶语,是我生生世世逃不过的宿命。如有来生,我当虔心求佛,将我点作长风心头的朱砂痣,不生不灭,不离不弃。而剩下的时间里,我便碾碎魂魄,惟愿为君子独爱的素颜莲花,添一掬无香的红泥。

 

2010/02/02

【原创】玹纹三痕 - 莲魄 - 卿慈

 

  

  评论这张
 
阅读(1436)|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