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春秋隐  

2010-11-07 15:45:00|  分类: 血竭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春秋隐 - 莲魄 - 卿慈                                         文/莲魄

 

 

没有一句交代,天与地就被瞬间拉出极致的远。云朵开始大片大片断章,任风竭力翻找,仍不见一笔郑重的引言。而冬天就打算这么来了,我还没有自残荷上读出雨声的消瘦,桂花里幼小的约定还未入酒。一切戛然而止,一切都没来得及。

把世界搬上画布仔细端详。应是有一种饱蘸湿意的情绪从画卷中神秘抽离了,万物的线条显尽凛冽。连少女明眸中的秋水,也在骤冷的故事里结出冰骨,刺穿清澈的秘密,渐深渐硬。

渲染、调和、晕抹,所有宽厚善意的手法都不能缓和这种苍劲的凌厉。也许再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让坚强过后的眼神软化,包括思念。而岁月义无反顾地堆垒,面对旧事千叠,谁还能以思念之名,轻言望眼欲穿。

 

而其实,如果世间真有如果,我也想借你如玉之手,添加几许温润而多情的笔墨,将春与秋无限延展。我祈求一段极其漫长的过渡语,以近乎静止的速度无比缓慢地通向冬天的离别。

只是我必须懂得,离别本就与相遇一样猝不及防。春与秋的赘述都应舍去,绕过酝酿与凋萎的时光,让年岁的表达直接从蝉阵的齐鸣走至白雪的缄默。

若非对春秋的君子温柔进行过无数次臆想,怎会惊怯于冬夏的小人炎凉。只要心底不对任何美好做非分预想,便再没有悲伤能够突如其来。

 

如今回想,对你实有太过水深火热的企图,又如何不被煎熬有机可乘。

当年我衣衫褴褛,白骨泛紫,才没能抵御得住你暴风雪般呼啸而来的温柔。顷刻之间的巨大颤栗,以处子苏醒的力量,撼动了我一生稳如冰川的根基。从最初的摇摆挣扎至最后,我已学会了如何将自己沉没于深海——让冰化为水,让白淡作透明。证据诞生得何等惊天动地,也就可以消失得何等不动声色。

无可否认。片刻前的温暖愈剧烈,愈能成为下一刻失声痛哭的勇气。可你离开后,我竟也不觉寒冷——流年的水纹已在我的皮肤上雕刻出蛇状花鳞,赤身裸体,与人间同等变温。

 

一切将进入冬眠般沉寂而干净的存在姿态。表象清瘦冷硬而内心逐渐丰厚柔软。我会在冰雕的打坐里领悟春天远走的别具深意,体谅秋天归隐的用心良苦——人所能极尽挥霍的时间也不过是这短暂一生而已,可任性而为仍旧不被允许。

比如,不能脱离时空宛转的轨道,一意孤行。如同迷途的蝴蝶拒绝花香的指引,直扑荆棘。必须和所有人手挽手,一路欢歌共赴隆重的春暖花开。

也不能在脸颊上黔满离经与叛道,刁蛮地打碎红尘中虚伪的经典。必须保持中庸的腔调,合着众人的节拍,把秋收礼赞和谐美好地传唱。

 

在季节的嬗变里,我们都是休眠的植物,唯一的立场便是放弃所有抵抗。清淡温和,每一条习性都符合科普里的标准描述。努力将内在重重包裹,任诗句泛滥,也绝不泄露一丝月光。如此,谁还能以恰如其分的巧妙力度,打探到蚌壳里的泪珠,以及岩石里的温柔?

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我们也要丢镰弃锄,废去开垦。因为谁也没有在贫瘠的土壤里埋下与誓言有关的种子。再辛勤的耕耘,也开不出结果。一切情字当头的词汇,都不应与荒谬的时间有所牵连。一百年能成就的,只是历史。而成就永恒的,恰是一瞬。

 

利刃般的北风到底来了。和所有隐晦的感情一样,在它掠过身边时,我料到了它的透明,却没能猜中它的刻骨铭心。

 

长天久地之后,若机缘还允得起我们这般潦草地重逢。该备好哪些台词,去说服那朵桃花洗褪羞红,微笑着打开含苞多年的蜜语。该酿好何种情绪,去规劝那株菊花治愈蜡黄,平静地展开折叠半生的苦衷。

眉目尘重,世事沉冗。浮生言语万千,来去匆匆。而我此生最想听的,也不过是这两句,永远无计听闻的话罢了。

 

莲魄

2010/11/07

 

 

 

 

掌纹,从一片摊开的命运里

伸出枝桠

捉住手腕上,一见倾心的霜雪

 

是谁,坐在断裂和枯萎的地方

呼吸冷意

把这个冬天,纳入肺腑

 

 

 

 

 

    附安评:

 

终于可以沸渚红茶,在静暖的这一刻逐字来看。

亲爱,有时候觉得留言确过苍白,因其并不能够。

 

一场春秋悄隐,在冬雪初来的季节将成万里素白的永恒。

只此一场,安以为,此前不曾,此后再无。

 

万千凝神铺展画布,渲染、调和、晕抹诸色,还有漫长温柔的过渡语濯洗砚池。

只是所有着笔前的准备,都不能知道相遇或别离的真正位置,也终绕不过世间尘俗的渠。

无从挣脱、打破或质疑,因你窗外莲香扑鼻,万性归根,这是留白的本意。

 

这场春秋的主题,虽还不曾着色,所有意会都在未能落款的两句道白当中归隐。

如果说一生漫长,那么这又是何等意义的延展?心心有知,念可盟守。

煎熬有时候不一定是代价,恰恰它在某时会酿成琼浆,供终生所饮。或你或他。

 

想到那年盛夏记下的一句,从此安静与驯服的一生……

 

——

春秋甘于静默隐去。

而我们,只能够端端堂堂规规矩矩的依序而行。

破俗或唯我,也并非不是不能。违背了曾经的原身本意。

所有执情的留守或延长,皆有摧毁之力,失了完整和纯粹的初愿。

那一场赏心阅目满园芳菲的手工画事,四月天外的讶异抵不过腊月雪飞。

明明知道,纠结所在,宁肯甘愿担当,终迈不过心上不忍。

 

春后,夏事让位于冬,万倾水面突一夜冰河永固。

就像一转眼,半生时光。悄隐成传说。

而冰封是何其绝伦工美的天作!

所有望眼欲穿的相思,在水纹的情节中辉映。

如果可以雕刻,宁愿四时磨琢,那相逢的仅仅一瞬。

爱可能根本未曾,就像爱一直都在。

 

珀,或者魄。经历千载,而化。

雨露润而弥坚,守日月而终毕。

生生不息的丰满与探寻。缄默深涌。

就像这逢情之喜与隐匿的名。

 

明白谅解是关于春的最理性的冰释。

那么在冬的温茶当中才可以方寸坦然。

莲花实果,六尘时空,春秋锁定的因,一切偶然皆是恩遇。

灵魄之华,凡此种种,轮回安置的局,都是完整生命的必需必有。

那么年年即使山花不放,依旧可以千红向春,慈悲温柔。

 

回复这段《春秋隐》。

字段赘冗不得告于原文。

 

有时候,以为的极限其实在穿越以后,

还有另外一重别天……

赠予莲魄。

 

 

回复安评:

 

安,此为一篇神作,只因你字字由人性而出。

读完之后,突然失语。你的字毫无破绽,由此封住了我的万语千言。心中跌宕,竟是连细小的表达也艰难。

 

想来语言该是被舍去的,因其力量并不足以形容心中最神圣的美好。而那一场千山飞雪的一见倾心,以冰凝的形式或悄隐,或永恒。

煎熬是半杯苦,半杯甜,自醉一生真味。被时光鞭策的同时,清淡温和地被其驯服。

即便所有声色永沉冰河,也不会孤寂。即便世间只剩一人,也不必雕刻。因为那一种关于爱的形状,早已深烙、成体、一直都在。

越来越厚的岁月里,被汹涌的缄默不断丰盈与充满。一月永寂,二月冰释,以至三月春暖花开。

微笑是一种生动的慈悲。

 

安,正如此刻心中轻轻唤你,窗外飞鸟羽翼温柔地抚过天空。

 

 

——记于此。深以为念。莲。

 

  评论这张
 
阅读(2995)| 评论(2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