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还君一滴胭脂泪,笑忘浮生因缘劫  

2009-05-05 16:11:00|  分类: 一夜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君一滴胭脂泪,笑忘浮生因缘劫

                          文/凝烟清尘』

 

 

 

 

  

 

犹记那年初相见,在你春风般和熙的眼神里,我的心,开出朵朵水莲花,你的皓腕,羞出了我一低头的温柔。而当岁月的滚轮匆匆而过,将十月碾成一地梧桐飘黄,我安坐在被季节遗忘的角落里,静数秋天。如今,我已在心之莲台上,完成一个漫长的打坐,没有经书,没有念珠,我只是凝成一座问天的姿势,苦修一个答案。我的执念被苍天驳回,化作倾天雪花,乱白飞渡,漫过我的眉梢发鬓。我垂目,等待命运将我打造成人间又一部红颜白发的传奇。

人间四季,宛若一个长长的轮回。轮回里,我遗失了自己的魂魄,它早已随你在那一场天劫中,杳然于尘世。

 

你,是我生命中一个玲珑的音韵。遇见你之前,我携一把七弦琴,安坐于高高的山巅,在岚霭氤氲里,拨动着心的流韵。你来了,一袭白袍晃了我的眼,琴声顿止,我望进你清冽的眼底,忽而一笑,使尽指力,拨响最后一个韵。弦断,指下开出血花。从此,我无须奏琴,因为,知音已落在了琴外。你,是我毕生的绝唱。

我知道,你是天上的剑仙。曾经,松涛云海间,我低眉抚琴,一个暗暗抬眸,便可看见你翩若云端游鸿,白衣袂举,以天为书,挥剑写就人间因缘劫。这是你在仙界的职责。你说,你早已可以御风凌云,上天入地皆存乎一心,可当你于遥遥天际,第一次看见我眼底掠过的春风时,便知道,那是九天三界唯一可以使你坠落的地方。你从未见过那样清澈的眼睛,甚至银河的水,也没有它澄明。初见的第一眼,便注定了万劫不复的沦陷。

我淡定地望着你痴痴的眼神,唇边浮起一抹凄凉的笑意,藏住一个你永远不得而知的秘密。我的眼睛,具有看破浮生因缘劫数的灵力,天生便不会流泪。笑无可笑,哭莫须哭,生死爱恨皆由天。山水云天,倒映在我的眼湖,又被完完全全地反射,不做一丝缱绻的保留——一如你浩瀚如海的深情,终将被我辜负。我一早便预见了你我的这段孽缘,只会将你毁灭。

 

你曾说,今生,我是你的劫,你是我的蛊。因为蛊惑,我抛却了一世琴弦诉逍遥,将你引为最深的知己,从此世间有了牵挂。因为劫数,你陷入了触犯天条、违背伦常的人仙之恋。你已写了人间千年的因缘劫,却没料到,竟会遇上自己的劫。原来宿命,仙眼亦无法看透。你翻开自己的心书,将青霜剑交与我,让我一路皓腕轻舞,将此劫刻进你的生命,撰写下一部题为“剑胆琴心”的神话。

剑,清光流转,点染着爱的召唤。我,没有接。因为珍爱,必不忍让你应劫,我当隐忍所有的感情,予你清明安宁的幸福。而我的爱,不可说与你知。“今生与你,只做知音”。看着你清俊的面容逐渐哀戚沉痛,我淡淡转身,没有眼泪。一阵天风,流泻过万仞虚空,吹散了浮云,吹不断千千心结。

 

每当一轮皎月点在夜的额间,我都会在山林竹屋内轻燃一支红烛,焚尽我暗藏心底的情愫。天明时,徒留一盏冰凝的烛泪,消逝在岁月的清风里,被我刻骨遗忘。浅斟薄酒,醉看容颜,漂泊无依地在杯中浮沉。屋外,响起跫跫的足音,如自天边踏月而来的一曲清歌,低吟起我喜忧婉转的心事。我知道,那是你,又依诺而来。

当夜风拂起湘帘,我可以看见门外的雕栏石阶上,凝伫着一个素衣静拓的身影。你说,不奢相守,只求能静立在我心扉的阶前,守候着我心帘内的一室温暖烛光,安心数着天上的星。你是我碧纱窗外千年不黯的白月光,当长风扑灭了烛火,就会有倾天月色如青衣水袂,柔柔拂去黑夜的凄暗。我可终究只能紧闭心扉,红烛彻夜不息,将你的柔情隔于冷冷屋外。屋内,灯花落尽,人影空寂寞。指冷,酒残,碧血生寒。

 

情心一动,逃不过天眼。你终究还是触怒仙界,应了天劫。那一刻,我看着你,如折翼之蝶,从浩渺云天一路坠落人间,最残忍的贬谪里,你白衣猎猎,飒沓风华渐次消陨。我的心,如一片纸鸢,被风撕扯成碎絮,落成天地飞雪,将我顷刻埋葬。

悠悠苏醒时,碧落黄泉俱换颜,不知君影何处寻。断崖边,唯留那把青霜剑兀自哀伤龙吟,它知道,自己从此失去了主人。俯身拾剑,感受你掌间残留其上的温度。手起,沉腕,剑落,于苍山之巅,为自己的生命划下句点。用一腔碧血,为你晕染开灼灼桃花。

忽而,一道落日余晖裂开云帛,自九霄破空而来,击中我的手腕,剑铮然掉落,一声清越的金石之音,叩醒了我的意念。这温度,这似曾相识的温度……一如在崖边的古松下,你轻扣着我的腕,如山石般坚定,湖水般柔情。一个念头流星般划亮心穹,我抬首望向西天的如血落日,清灵的双眼,穿透日冕,我终于看见了你,令我魂牵梦萦的你,被落日锁囚成一缕余晖,承受着无尽的灼烧和炙烤。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心痛如冥界暗潮汹涌着将我吞没,我的意识几近涣散。可你凝望我的眼神,依旧温熙如烟花三月的春风,吹绿我雪藏万里的心岸。一个小小的希望,正顶破冻土,执著地将自己葳蕤的生命力开成绵延的春色——我等你,等你,等到生命终结,此身已灭,灵魂不歇……

 

失去你,才知眷恋有多深,悔意如水漫延,蚀了心壁。早知在劫难逃,我定会抛却一切忧患顾虑,拼尽飘蓬一生,为你绽放一场美丽倾城的烟花之恋,盛开于你云淡风轻的记忆,永不凋零。我愿意安栖为你掌心的一抹落尘,待生命终结之风吹来,便化作一幕过往云烟,从你的指间,静静流散。你拥有过我的深情相许,我记得你的温暖掌纹,此生足矣。我那样残忍地一再辜负你的如许深情,多么傻,多么傻呵。

从此,踏遍青山,依旧寻不到一个离你最近的地方。我只能,在每个西风烈烈的黄昏,用每一寸清冷的肌肤,感受你温润如玉的触抚。千山余晖,万树秋色,此情更在斜阳外。深深凝望里,残阳分分西斜,沉坠。你的光芒愈发黯淡冷寂,渐行渐远。我的心,向无底的冰海沉落。如果可以,我愿凝成一方磐石,只为换你不落的笑颜,盛放于天边云霞。然而,探手,我已牵不住你转瞬即逝的温暖。我的影子越拉越长,终于铺展成了无边的黑夜。

 

一滴温热的液体自侧脸悄悄滑落,沾染着胭脂,嗒然滴落成皓腕上的一粒殷殷守宫砂。我知道,那是冰封千年的眼泪,被思念融化,破解了封印。这滴胭脂泪,有着令人忘却浮生因缘劫的灵力。而我,从此盲了双眼,再也看不透人间宿命。笑意盈盈荡漾开来,我已无心再看红尘锦绣,我的心中,自有一幅天地绝美的画卷,画中人,是你。

从此,虔心打坐,苦求上苍,早日赦免你的情罪。当你归来我身边,我自会取下那滴胭脂泪,溶于一杯忘情酒,让你含笑饮尽。届时,你我当还原为最纯粹的知己,坐卧长天,对饮云端,把盏言欢浮沉事,醉语笑清风,再不问是缘是劫。

还君一滴胭脂泪,笑忘浮生因缘劫。

 

2009/05/05

【原创】一别倾城 - 莲魄 - 卿慈

   

 

  评论这张
 
阅读(3361)| 评论(1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