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末。

——凉风起,意如荷。

 
 
 

日志

 
 

【原创】望君花  

2009-04-12 20:32:20|  分类: 一夜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望君花

            文/凝烟清尘』

 

 

请千万记得,我的容颜,只为你一人萌生,绽放,枯萎,寂灭,即使红尘繁花千树,我终究不是你那一朵,亦是甘愿,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静静完成我一生的枯荣。千载不渝的执念,将我凝成一个遥远的传说,传说里,我的名字叫做——望君花。

——题记

 

独立于苍茫之野,任身畔流光飞舞,沧海桑田,笑看千花开谢。天边,一场场流星雨从我的生命里惊鸿掠过,带走我一轮轮孤寂的华年。我凝望着它在星空中诉说的一幕幕浪漫,从不许愿。我的愿望,你从来都是知道的,不是吗?流星雨,浩瀚绚烂如盛世烟花,于阑珊处,点亮我的眼角眉梢,点亮我前世的记忆……

幽坐于水湄,散下青丝万千,逶迤垂地,一如我心的百转千回。每一个烟岚轻吻落花的晨曦,我都会用这人间最明澈的无根之水,细细浣濯我的长发,让它不染霜尘,以期能在与你重逢的那一刻,以最清婉的容颜,为你俊朗的荣光,作最素净的衬底。

临水照影,碧波间,映着一个淡淡的人儿,月白纱衣,眉心宛然一粒殷殷朱砂。如今的我,是妖,是鬼,是仙,抑或是人?都不重要了。唯一记得,生生世世,我都只是你的烟花。

 

你为我取名的那一天,也是这般雾色濛濛的春晨,世间万物都在咒语幻境中沉睡,惟余你我,凝眸相顾。你痴痴地看着我,絮语着昨夜的一枕蝶梦。梦里,我化作一白袂飞裳的仙子,轻盈缥缈似一缕流烟,烟花一现,随即而逝,却是怎么挽也挽不住,凌波去,香尘余。你不知我的名字,从此,便唤我烟花。

那时,你一定没有看见我面颊上飞染的一抹胭脂。你怎知,我是有灵性的。遇见你之前,我只是一个修炼了三百年的花妖,阅尽人间悲欢,却懵懵懂懂不知爱恨,不知来去。可一缕戏谑的春风,却吹开了一段孽缘。当我随风降落在你的窗前,看见书案上那一双细阅书卷的清朗眉目时,我知道,命中注定的劫数已破了封印。你的思无邪,洗去了我原本幽魅的妖气,赐我以青葱葳蕤的生命烟火。

 

将情根深种进你窗前的泥土,伴你日夜伏案苦读。道行浅薄如我,无法幻为人形,与你同执笔墨丹青,共书白首流年。我只能于日间渡去瓣瓣心香,夜里,托去悠悠清梦。三百年的情涌如决堤,那样浩浩汤汤的深情,是否会伤了你?

前世的回忆,密密匝匝在心口绾就一朵梅花结。水中容颜,人面桃花如旧,君却不知何处。窒息的惆怅蔓延,我盈盈起身,缓步而行。让那年的风吹干我湿润的发,湿润的眼。

 

我知道,当春风提挽着裙裾翩跹渡过我的额头,她一定窥破了我潜藏千年的心事。吹拂过远古洪荒、四海九州的她,自然明晓,我眉心的那点朱砂,是一枚指纹。指纹的主人,在我不知道的天涯或是他生。可她默默不语,只悲悯地望着我,似是洞悉了我一生自己亦不可分解的命运。在她了然怜惜的眼神里,我猜中了自己避无可避的苍凉结局。一朵微笑,在我的唇边静静绽开,我的心,尘埃落定。你是我的宿命,即使为你守尽一生破碎,也算求仁得仁,我终是无悔。

眉心朱砂指纹似血,犹然残留着你指尖的余温,灼痛了我冷凝的肌肤。若回忆可以生痛,我早已千疮百孔。怎能不忆?丁香般芬芳的江南,多少重迷离烟雨间,你撑一把紫竹伞,涉过我欲穿的眼波秋水,心心念念要为我遮雨。我埋下头,暗暗欢喜笑君痴。人未至,护花铃已动。前生,你是我的系铃人,我是你的解语花。悄然举眸,凝望你一袭翩翩缓带轻衫,清俊刻骨的面容,令我惜你如夫,怜你若子。醇和皓朗的嗓音,声声落入我如水的心怀,涟漪成惊澜:“烟花,最近江南满城风雨,时日已久,瞧你这般纤弱,定是受不住了呢。”你修长的指,探过我的唇,拂过我的眼,攀上我的眉心。我暗施法力,将你的指纹,清晰烙下,从此,眉心一点朱砂,浣不落,褪不去,成为我奈何忘川之上永恒的铭记。

 

疏桐月,梨花雪,西风烈,残阳斜,那年,人间的一切清冷都已在这两厢惦念中染上了温度,一如你指尖,那份似若知己的暖意,穿透了轮回,融化我心头的千片寒凉。你的温暖,已被我归拢成一豆不灭的火,驱散人世间的孤寂彷徨,让我得以在执著的意念里,静守千年。

到底,红尘相思奈何天,奈何天。你我皆是傀儡,逃不掉的,对吗?我只愿静静驻守在你的窗前,在你从书章里的每一次抬眸间,悦一悦你的倦目,解一解你的乏心。陪你行过人生的每一段风景,娶妻生子,恩爱天伦,从年少疏狂到白发苍苍。看着某位凡世女子,代替我走进你的生活,完成我无法为你倾尽的爱恋,我只有凄凉的欣慰。若我的爱违背了伦常,我愿意独自笑承一切天诛地灭。可是,上天如此精狠,只伸出两根手指,便扣住了我的命门。那就是你。我不曾预料,原来我所要遭受的天谴,竟会是你的命悬一线。

 

你一病不起,神志不清里,只不停地叫着“烟花”。那忽高忽低,时远时近的呼唤如妖娆的藤蔓将我的心牵扯撕裂。我早该有所警觉,你的痴,根本是中了我的情蛊。你肉体凡胎,哪里经得住我恒河沙数的切切情意?爱太深,反而成了凌厉的剑,终究伤了自己最爱的人。如果早知道,我定会敛起自己满腔的痴恋,溺毙成沧海里的一颗珠,只将这不悔的情留于世间,散发光华……而今才知当时错,情至深处反无情。

幸而春风来了。她说,我原是一株忘忧草,只须将自己的元灵研碎,让你服下,你便可遗忘前尘,脱离情障。而我,将灰飞烟灭,万劫不复。何妨?妾本为君生,自当为君死。九天三界,你是我的唯一,还有何割舍不下?最后看一眼你安睡的脸,我的身体无声斑驳风化成齑粉,消散在一阵清明的落梅风中。

 

终究是不忘,不忍亦不甘,忘了我自己也无法忘了你。寂灭前的一缕魄,顽执地藏在一株桃树根下,依着微弱的残喘,躲过了天劫。如今,我已借着桃树的灵气摄取天地日月的精华,修炼成了梦寐以求的女体。

千年的修炼里,我用你挚爱的诗墨轻研着思念,却是越磨越浓稠。而今,我的言神顾盼间,也有了书香女儿的气质和风华。锦盒里,我已备下了千年的玲珑相思字,只待于今生为你婉婉解语。新生的十根素指,亦可在心弦上轻拢慢捻一奏高山流水,那琤琤琮琮的心语,可否穿透叠嶂的红尘迷雾,停栖在你温柔的耳畔,唤醒你前世的记忆?

 

许是我前世伤你太深,许是那忘忧的效力至今未散,今生,我已遗落了你的气息。为你辗转过红尘若许,将足迹印遍江湖,可你依然杳杳于尘世。不再寻觅,我已于红尘之外,苍茫之野,择了一处幽静之地,安坐,等待着你我之间的终局。没有你,这千辛万苦修炼而来的身体,只是一副无用的皮囊,舍了它,我将还原为一株花,你的烟花。

 

传说,生生世世的轮回里,只有指纹是不会变的。我的晨露里凝坠着一滴前世的泪水,瓣额上铭刻着一枚思念的指纹。当你途径我的身畔时,可否认我为你似曾相识的故人?若你探手触过我的额,当有淡淡的金芒泛起,你我灵犀一通,彻悟前缘。如此,我便恢复人形,与你相携天涯路。

若……你我注定无法遇合,那么,我将在漫长的光阴里,向着天边,为你开成一朵守望的姿势,过尽一生沧桑,萎落于尘泥。经年之后的某一天,你若拍马迟迟赶来,可否掬起一捧被我染就绯红的胭脂泥,落下一斛清泪,给我最想要的葬礼。而后,解下你随身携带的那枚白玉腰佩,作我的墓碑,印上一个深深的吻,那将是最美丽的墓志铭。它将告诉世人,我是你一生的注解。请把白玉埋进胭脂泥里,起身,拂衣,毫无挂碍地离开,寻找你今生的幸福。而我,自当敛起所有芳魂,汩汩注入白玉之内。来生,它将随你一同降生人世,让你生具祥瑞灵光。白玉里,几缕殷殷血纹,是我对你不散的爱,届时,它的凌厉已被柔化成空灵蕴藉的温润,作你最忠诚的护身符。

 

请千万记得,我的容颜,只为你一人萌生,绽放,枯萎,寂灭,即使红尘繁花千树,我终究不是你那一朵,亦是甘愿,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静静完成我一生的枯荣。千载不渝的执念,将我凝成一个遥远的传说,传说里,我的名字叫做——望君花。

 

2009/04/12 

【原创】望君花 - 莲魄 - 卿慈

 

  

  评论这张
 
阅读(1739)|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